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放个恋爱假-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边念边走出办公室泡咖啡的罗珊珊没发现好女孩也有不乖的一面,徐小慧拿起应该已经没电的银白色手机拨了通电话出去。
  “妃,是我,罗大妈的态度还是很坚定,不管我怎么劝都没用,她说你要是不公开道歉,这辈子都休想回到演艺圈,她宁可解散天使与恶魔也不让你这位骄纵的千金大小姐继续任性……对,我被你连累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谁叫我们是好朋友,我不挺你挺谁?”
  一会儿她又拨了一通电话。
  “唐大记者,想不想要一个大八卦?有关TC的内幕报导喔!包管你抢到独家,过阵子主播的位子就非你莫属……”
  当罗珊珊再度进入办公室时,她发现手机的位置变了,顾不得烫舌的咖啡连忙问:“她来电了吗?你们说些什么?她几时回来,要不要我去接她?”
  慢条斯理的徐小慧撕开全麦饼干的盒子,拎了一片往嘴里塞。
  “罗大妈,七月刚过,你不会见鬼啦!洛妃是抱定决心要休个长假,你急也没用,赶快想办法帮我出张专辑,不然我真要跳槽了。”
  第六章
  颜春娇是个兼具知性美的艳丽女子,她不像名字所反应出的那般俗气,反而非常有时尚感,站在一排知名模特儿当中毫不逊色,而且毕业于台湾第一学府,拥有医生执照。
  她是名妇产科医生,刚刚结束实习课程,不过已正式获聘为张综合医院的一员。
  一度她也曾想改掉这引人发笑的俗名,但她的父亲这么对她说──名字是你爷爷取的,你要是想改名,除非我死。因此她不敢不孝地诅咒父亲早死。
  虽说她受的是高等教育,可是行为、思想却仍算传统,在她的家训中父亲就是权威,他决定的事不能有异议,就连母亲也不得插手干预。
  所以她二十岁那年就知道她会嫁给谁,并做好为人媳妇、为人妻的准备,不敢让父母丢脸。
  可是如果她要嫁的人不满意这桩婚事,刻意逃避,她又该如何自处?这点倒没人教过她。
  “阿明大哥,你在玩我吗?你明明要我帮你应付春娇,为什么现在却多了两尊土地爷爷、土地奶奶?”她要不要拿香来拜一拜好保佑平安?
  听到乔洛妃的形容词,有点紧张的卒仔笑开了。“那是我的父母,他们对服装的穿著十分考究。”这是为了突显他们的身份、地位。
  “你客气了吧!先生,那不只是考究而已,除了在民初戏剧中,我还真没见过有人穿丝绸制成的衣服呢。”
  不是长袍马褂或是复古旗袍,而是现代样式,以昂贵的缎面绸布缝制出华贵的衣裳,感觉像是慈禧太后和恭亲王穿上洋服,大方地在朝臣面前亮相。
  看看那手工缝的缎鞋,上边还绣上几朵牡丹,而男鞋则是腾云的龙,绣功之精细叫人叹为观止。
  这年头还有这么……呃,怎么说呢?手巧的绣娘,能把这些玩意绣得活灵活现,好像真的一般细致,没有一条色线是错置的。
  乔洛妃会观察得如此仔细是因为太惊讶了,非常后悔答应帮他这个忙,现在打退堂鼓不知来不来得及,她没有应付“古董”的经验。
  “丝绸的衣服比较不伤皮肤,而且没有萤光剂,我爸妈天生就是对化学药剂过敏的体质。”张志明硬著头皮解释,好让她了解不得不的难处。
  “原来如此。”可是会不会太招摇?她暗忖。
  他俯在她耳边低语,看似情人间的悄悄话。“拜托你一件事,千万别笑场。”
  “呃,很难耶!”他在要求一件不可能的事,任谁看到那副打扮都会发笑。
  “忍著,囡囡,我下半生的幸福就全靠你了。”他握著她的手哀求。
  想笑的她将头朝他一靠。“先生,你在求婚吗?一点也不浪漫。”
  他的下半“身”幸福怎能靠她?起码也要有鲜花和五克拉的钻石戒指,再加上一场隆重的婚礼。
  “别闹我了,我的好小姐,燃眉之急都快烧到屁股了,你不要幸灾乐祸。”要不是没有别的人好求,他也不想拜托她。
  比如说刚才吧!老板一句“张先生,你有客人喔!”听到这么亲切又多礼的声音,通常会笑脸以待的说声谢谢,并回以同等热度的礼貌。
  可是这句话由刚踹他一脚的女人口中说出,他当下脚底一凉,冷汗直流,脸色发白的蹲下身,偷偷摸摸地瞧瞧他的客人是何长相。
  果然如他所料,不安好心的老板绝对不会让他太好过,不找事玩死他肯定不甘心,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和他们是什么关系。
  更可怕的是邢小姐居然搬出她的水晶球为他父亲算命,还大胆直言他的媳妇近在眼前,两年之内抱孙有望。
  这不是要逼死他吗?他上哪找个老婆生孩子,目前的他连养活自己都很困难了,凭什么娶妻生子,让人家有个安定的家居生活。
  “粗俗,要说臀部。”乔洛妃纠正的说,手搭在他胸前十分亲匿。
  “小姐,你到底要不要帮我?”眼一瞪,他语气中多了逼迫。
  她没直接回答,考虑许久才问道:“我可不可以后悔?”
  “不行。”
  为防她半途开溜,将人连拖带拉的张志明可是非常坚决,举凡幸福镇的居民都知道他和她“在一起”,理所当然由她来扮演这角色最适当。
  要是他“变心”找别人替代,恐怕全镇的妇女同胞都会拿起葱蒜追杀他,视他为社会一颗必须割除的大毒瘤,同声谴责他的负心之举。
  “爸!妈!这是我女朋友囡囡。”打鸭子上架,没辙了。
  “女朋友?”
  正听得津津有味的张旺德回头看了儿子一眼,又转回去跟一身寡妇装扮的算命师道声谢,装有一叠厚沉钞票的红包递给她以当酬金。
  可是没机会碰到红包袋的邢魔魔刚一伸出手,马上有人代劳的收下,而且明目张胆地放入自个口袋,谄媚十足地说了句贪财。
  “爸,我带囡囡来问候你,她是我的女朋友。”张志明语气坚定的说道。
  “我听见了,用不著大声地重复两次,聋子都被你吵得说烦。”女朋友又不是老婆,瞧他紧张的。
  “我怕你装作没听见,故意把人家当空气。”他真是这么想。
  张旺德一听,不高兴地扯开喉咙。“我是那种人吗?”
  “是。”他一点也不怕伤人的回答。
  一旁的张王月眉因儿子的直言而吃吃一笑,引来丈夫制止的一瞪。
  “你这忤逆父母的不孝子说什么鬼话?我是台南有名的大善人,铺桥造路、乐善好施,哪一样没有我的名字?”去瞧瞧他们家门口的大水沟,那条十公尺长的桥墩上就刻著捐赠者姓名。
  “因为你贪污、包工程、收回扣,和不良厂商勾结,强迫人家一定要歌咏你的丰功伟业。”翻了翻白眼,张志明照实说出。
  张家在清朝出过举人,一门书香受人敬重,捐钱造桥、为人铺路的确是有过的事,他爷爷那代还大开米仓救助过贫苦百姓。
  可是到了他父亲这一代,也确实是名人辈出,个个成就非凡,不负望族之名,在地方上算是小有名气,名列名流仕绅,只是……
  多了“只是”就差很多了。
  为了维持不坠的名声,父亲由炒地皮做起,虽然祖先遗留庞大的家产和土地,他仍不满足地想要更多,最好把别人的钱都变成他的。
  伤天害理的事他不会做,因为祖训有云,所以他变相地收购别人的公司,或是以开辟公共建设为由低价买入人家的房舍土地,之后再以高价卖出牟利。
  这种行为有点类似土地掮客,但更霸气,无所不用其极的达到目的,单纯只为累积财富的兴趣。
  “胡说,以上你所说的我全不承认,你太久没回家了,我现在是慈善功德会的会长,专门帮助需要帮助的人。”那种事他早就不做了,洗手洗脚经营正当事业。
  “骗人。”天大的谎言。
  “你说什么?敢说你老子骗人!”也不想想他是为了谁多行善举?还不是怕缺德事做多了祸殃子孙。
  瞠目的张志明连连摇头,“不是我说的。”
  他向天借胆也不敢挑战父亲的权威,即使他的话确有可议之处。
  “那是谁说的,难不成这屋子有鬼?”呿!敢做不敢当,真不像他张某人的儿子。
  一提到鬼,民宿里的常客一致点头,这屋子的鬼还真不少,大鬼、小鬼、老鬼、邋遢鬼、小气鬼、死鬼、钱鬼,还有准备开口的鬼女。
  “是我说的。”一颗黑色的头颅突然冒出,冲著张旺德直笑。
  “喝!你是什么鬼呀?怎么突然钻出来吓人。”幸亏他胆子大,没被吓著。
  才刚说不会漠视人家的存在,忘性大的张旺德马上自打耳光。
  “我不是鬼,刚才阿明才介绍我是他的女朋友,伯父的记性不好喔!不过上了年纪的老人家都是这样,一不小心就得了老人痴呆症。”他大概也离此症不远。
  “谁说我忘了,我是故意不当你是个人。”他狡辩的掩饰自己的善忘。
  “那阿明不是太久没回家而忘了你的本性,你的确是他所说的那种人。”乔洛妃才不管一旁直拉扯著她的手,直接表达心中的想法。
  囡囡,别害我了,不该说的话别说,请给我父亲一点“尊重”。
  谁理你,被你拖下水已经很倒楣了,别要求太多。
  两人“眉目传情”了好一会儿,看得张旺德一把火闷烧,直觉就不赞成他们来往,认为那女孩看来乖巧,实则轻佻。
  “我是哪一种人,你倒是来说说。”要是说得不好,她会知道后果。
  “伪善者。”
  “什么,伪善者?!”她……居然说他是骗子。
  说得好,可是可不可以别再说了。张志明以眼神恳求,既赞叹,又忧心她的直言不讳。
  “有谁会穿一身手工的名牌去帮助人?这无非是富人的心态,昭显自身的财富和穷人做比较,让人又感恩又自卑的露出羡慕眼光,好满足你身为有钱人的虚荣心。”根本是去炫耀嘛!
  “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