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放个恋爱假-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已经气疯了的颜春娇冷冷地转过头,看向她的未婚夫。“伯父说对了,你真的很没眼光,竟然挑了一个没口德又刻薄的女朋友,我真替你感到痛心。”
  一说完,她像先前的张旺德一样,气得拂袖而去,懒得再多看他们一眼。
  不过她走得并不远,只是回到下榻的爱情民宿,她和张家二老早在三个月前就预约了两间房,打算把离家出走的张家独子给劝回去。
  “怎么,还看,是不是觉得很痛心呀?居然挑了我这个没口德又刻薄的阴险女人当女朋友。”哼!败军之言不足挂怀。
  “是很痛呀!你掐得我好痛,哪有人说自己很阴险的?”虽然她言语很锋利,可是他却心疼她受了委屈。
  其实这件事跟她没有一点关联,却让她无端受到牵连,徒留恶名,他觉得非常过意不去。
  “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人呀!你不晓得我的心肠很坏吗?”认识她的人都说她表里不一,是个最会隐藏自己的双面人。
  张志明笑著亲亲她的鼻子。“那表示你是真性情的女孩,直坦又率性,勇敢表现自我。”
  “以前没有人这么说过我……”眼眶一热,她动容地偎向他,“我们算是一对情人吗?”
  是吗?他自问。
  看著她用眼镜遮住的晶莹双眸,他低头吻住两片红润樱唇,语轻情浓的低喃,“我们是情人。”
  头一次,乔洛妃有想落泪的冲动,她从不知道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可以深入她的心窝、撼动她的灵魂,让她感受到浸浴在爱中的快乐。
  她好想飞、好想唱歌、好想告诉他,自己有多喜欢他。
  但她什么也没做,只是静静地依偎著他,听著两人规律的心跳声。
  “嗯!我们是情人。”
  她的心得到满足。
  第七章
  “不好了、不好了,洛妃姐,你快跟我走,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真的糟糕了,事情大条了。
  “什么事来不及了?你要带我到哪里……喔!慢点、慢点,我鞋没穿好……”急什么嘛!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著,轮不到她们紧张。
  “回家啦!鞋没穿好没关系,衣服有在身上就好。”雷丝丝突然冒出一句匪夷所思的话,让人好笑又困惑。
  她到底在急什么,莫非是……“我阿嬷出事了是不是?她是昏倒还是受伤,有没有事?”
  乔洛妃先想到的是最近老喊这里痛、那里痛的阿嬷,担心她身体出了问题。
  急急忙忙的她顾不得脚下凉鞋穿妥了没,一拖一拖地想赶快回家,她怕迟了会造成遗憾,连最后一面也没见著,放阿嬷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完人生旅程。
  “洛妃姐,你走错路了,要走这边才是。”那边非常“危险”。
  “为什么要走这条路?它跟杂货店是反方向,我阿嬷她……”虽然感到有些不对劲,但却以为是抄近路而盲从。
  “阿银婆婆没事啦!你大可放心。”她好得很,还会上电视骂人。
  “真的吗?”一听到阿嬷身体无恙,她的脚步自然放慢。
  “真的,有事的是你,快跟我回民宿避难,阿银婆婆的杂货店暂时不能回去。”老板说的。
  “我?”她能有什么事。
  在曾经摔死过人的山崖边,张志明试著用铅笔先画出乔洛妃的大概轮廓,然后再进画室画出她多情柔腻的娇慵,不让她妩媚的风情失了灵性。
  山风很大,人儿很甜,画著画著就黏在一起,情话绵绵地忘了时光的流逝,肩胸相靠地坐看云起时,笑谈著初识时的糗事。
  感情像放在炭火中加热,慢慢地温了起来,一开始他们也没想到会爱上彼此,迥异的个性如同南极和北极,谁知道竟会互相吸引。
  没有一见钟情的炽烈,也没有飞蛾扑火的痴狂,有的只是细水涓流的柔情,在长时间的相处中一点一滴的累积,最后汇成壮阔的大湖。
  真的、真的很唯美浪漫,如果没有那一声急惊风似的叫唤,叫人由天堂的暖床回到现实人间,相看两情痴真要羽化成仙,效法杨过和小龙女隐居幽谷。
  “阿明哥,你动作敏捷点行不行?你很龟耶!拖拖拉拉地落东落西,亏你的腿比我们长,却是一只跛脚兔。”中看不中用的逊咖。
  “我得拿东西,这些画具很贵,随便一样我得打三十小时的工才买得回来。”画纸掉了可以重画,画板没了可就麻烦了。
  “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待会你要是看到不是我们镇上居民的人就赶紧带著洛妃姐避开,不要和他们有任何接触。”
  东西再贵也没有人贵。
  “为什么?”丝丝今天怪怪的,好像有什么大事发生了似的。
  “拜托,不要再问我为什么,赶快走就是了,等一下你们就会知道。”就算他们不想知道也不行,事态严重。
  “可是……”太诡异了,明明有条直通的大马路可走,为何要东绕西弯挑偏僻小径来行?
  “一、不要问我。二、别问我。三、问我也没用。四、我们到了。”呼!终于。
  擅走山路是原住民的特长,拥有一半原住民血统的雷丝丝自幼就在山野中穿梭,叫她去带人再适当不过了,保证万无一失。
  “咦!到了?”这么快。
  回视来时路,除了一片茂密的竹林外,完全看不到刚才走过的路。
  张志明还在心里惊奇雷小妹的“野人本能”,他和乔洛妃就突然被一群民宿常客急拉入内,两只纸袋往两人头上一套,只露出两个眼洞。
  这……未免太夸张了,他们在玩什么把戏?他确定今天不是他的生日,但有可能成为他的忌日,如果他们一直用袋子套著他的话。
  “搞什么,别玩了……”一本杂志砸在他脸上,刚出炉的。
  一向连报纸影剧版都不看的人,怎么会对专挖屎粪的八卦周刊感兴趣?他随手就想住桌上一丢。
  “看仔细,封面标题。”一道清冷的女音提醒著,要他把眼睛睁大些。
  “什么封面标题?”他看了一眼觉得没什么,不过是没穿衣服的女人……
  唔!看起来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他托著下巴,想不起来这似曾相识的女人像谁。
  “念出来。”这个小白痴,他真的没救了。
  “喔!”虽然感到奇怪,但老板的命令不敢不从。“TC惊人内幕大公开,她是天使还是恶魔,谁看过她的真实面目……”
  下面一行“爆乳激情演出”还没念完,他手上印有裸女相片的杂志忽被抽走,落在一双微颤的小手上。
  TC不是天使,她是邪魔附身的恶女教主,以天使的姿态蛊惑人群,诱骗无知的少男少女为她疯狂,其实天使的面具是假的,她从不是个好女孩,一切都是装出来,好增加她的个人魅力……
  根据可靠消息指出,无邪天使TC私底下生活十分淫乱,她会抽烟、吸毒,大度路飙车多次被围捕却幸运逃脱,利用明星特权还挑战公权力,甚至有赌博恶习,一夜输掉千万,脱衣陪宿以偿赌债。
  据闻她和多位已婚人士过从甚密,多次秘密幽会数小时,还有目击证人指出她曾与某位李姓大亨在温泉共浴,姿态撩人自拍留影,好藉机勒索进口名车……
  根据可靠消息指出……根据可靠消息指出……根据可靠消息指出……根据可靠消息指出……这几个铅字像旋转木马不断地在眼前转圈,让人目眩。
  到底谁是可靠消息?
  脸色发白的乔洛妃抖著手,愤怒地将报导名人八卦的周刊撕个粉碎,整个人像个受惊的孩子蹲在柱子旁,双手环胸不让任何人碰触。
  她不敢相信的不是里头所写的内容,而是提供消息的人,很多只有最亲近的朋友才知道的私人行为,如今居然白纸黑字地刊在上面。
  而她在演艺圈的朋友并不多,寥寥几个可以用手指数出来,她该怀疑他们出卖她吗?或是相信这只是一场误会?
  但是很明显的,她被陷害了,这不可能是无心之过,有人要她永远无法翻身。
  她第一个想到的是曾威胁要封杀她的罗珊珊,只有她才会做出如此低级的事,只为了让她知道她不是好惹的人物。
  “囡囡,你怎么了……”一看到她受惊的模样,不解其原由的张志明试图接近她。
  “不要碰我!滚开!你们都离我远远的、不要碰我……不要碰我……”她像负伤的野兽,见什么人都狂吼一番。
  “好、好,我不碰你,你冷静点,不要太激动,有什么话好好说,我就在这里。”身一低,他也蹲下陪她。
  “是呀!洛妃姐,那相片一定是合成的,跟你本人无关,你千万不要难过,这些狗仔要不弄出耸动的新闻就活不下去,你就当丢了根骨头喂狗,别太在意……”真是的,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这些死狗烂狗癞痢狗。
  “是真的。”
  “我们去告数字周刊抹黑、乱写,他们的报导不实,我们要学扳倒大鲸鱼的小虾米全力反击,告得他们倾家荡产、宣布倒闭!打倒狗仔万岁,给他们死死死死死……”
  “我说那是真的,没有做假!”乔洛妃突然大吼,情绪激动地握紧拳头。
  “呃,你说什么?”怔了一下的雷丝丝表情为之错愕,以为自己听错了。
  眼眶微红,她语带哽咽的抱著头。“那张相片是真的,不是造假。”
  “为什么?”一问出口,她立刻暗骂自己蠢,干么多事的在人家伤口上洒盐?
  “因为我坏,我是坏女孩,我想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我要标新立异,我要打破窠臼,我要证明自己曾年轻过,我要……呜……我要活得比别人有价值。”她呜咽地哭了起来,倔强地以手臂抹去泪水。
  那年她二十一岁,第一张唱片大卖,她心情不错喝了点酒,想找朋友做些有意义的事,好证明青春不留白,她确实轰轰烈烈的活过一场。
  一开始她打算去刺青,在手臂上刺下天使的图样,即使底下是一颗破碎的心。但同行的朋友力劝她不可,说这样会破坏她甜美可人的形象。
  后来一行人经过一家照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