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放个恋爱假-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会破坏她甜美可人的形象。
  后来一行人经过一家照像馆,不知是谁兴起拍几组艺术沙龙照好做留念的念头,大伙儿开开心心地闯进去,要求摄影师帮他们拍得漂亮些。
  而她因为酒喝多了有点醉意,嚷著要拍裸照,还叫所有人清场,她美丽的胴体可不让人随便看。
  本来她要拉著小慧一起入镜,但她宣称大姨妈来不方便,加上她的个性太过保守而作罢,最后她一个人就拍掉整卷底片。
  事后她只给几个好朋友全裸的沙龙相片,她相信他们绝不会外流,一定会妥善保管,毕竟在演艺圈很难交到真正交心的朋友。
  可是她错了,某人将她的信任丢在地上踩,不顾她的感受与狗仔合作,揭露她在萤光幕下的真实生活。
  “你们在说什么,怎么我一句也听不懂?”内心惶惶不安的张志明抬头一问,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住客之一的邢魔魔好心的解答,“TC就是乔洛妃、乔洛妃就是TC,懂了吗?”
  他似懂非懂地皱起眉,问了一句令人绝倒的话,“TC是谁?”
  他只认识囡囡,而她叫乔洛妃。
  “天呀!拿根榔头把我敲晕算了,全镇都知道TC是谁,身为她男友的你居然不知情。”他不只很白痴,还是只鹅──呆的。
  “全镇都知道?”这句话传入乔洛妃的耳中,她突然恍神的抬起头。
  不知轻重的雷小妹脱口说出,“对呀!每个人都晓得洛妃姐就是TC,我们还拿照相机偷拍,她都不知──道……呃,刚才是谁在问?”
  好几双眼睛全往下落,看向蹲坐在地的乔洛妃。
  “你的相机哪来的?”
  正在懊恼的雷丝丝想都没想就回道:“跟柳先生借的,就是老板的店,老板还不晓得这件事,不然她会要我付租金。”
  “嗯哼!现在她晓得了。”租金照付,从她的薪水里扣。
  “啊──老板、你……你也在?!”完了,她会被电得很惨。
  “是呀!老板也在,而你惨了。”李元修做出个让开的手势,所有人马上清出一条孕妇专道。“囡囡,等一下打通电话回去,让阿嬷放心。”
  阿银婆婆年纪大了,不能让她操太多心,她打算把她塑造成坚韧勤勉的大时代女性形象,好增加地方上的观光景点。
  咬著指头的乔洛妃双目无神的问道:“你知道我是歌手TC?”
  什么时候知道的?为什么没人揭穿,也没人上前索取签名或要求合照,平静得仿佛不知道她是谁。
  “丝丝不是说过全镇都知道了,没道理我不知道。”
  一听这话,雷丝丝羞愧的低下头。
  噢!不是全镇,还有一个例外。她看向还在状况外的张志明。
  “为什么他们能若无其事地和我打招呼,把我当成阿银婆婆的外孙女看待?”她不懂,真的不懂,她以为她的伪装能骗过所有人。
  “你本来就是阿银婆婆的外孙女,不是吗?”李元修吆喝个人来,拿盒面纸给大明星拭泪。
  “我的意思是……”她想解释,但没人给她机会。
  “去洗把脸睡个觉,眼泪是哭给心疼你的歌迷看,不要太浪费了,明天还有得忙呢!想一想你要怎么做再告诉我,我替你封桥封路打狗仔。”
  李元修的话不是虚言,所以每个人想到那画面都笑了,除了张志明和乔洛妃。
  他们的心在痛著。
  微凉的风吹动沉睡的树叶,沙沙地发出声响,随著寂静的夜传向四周。
  它们越吵越大声,惊醒了怠职的一轮明月,它打了个哈欠从云层中钻出,照亮一片漆黑的大地,也照出槐树下一条晃动的人影。
  夜是深沉的、也是宁静的,除了蛙叫虫鸣声,万物静止地进入梦乡,等待明天的第一道曙光。
  但是对遥望天际的乔洛妃而言,她的明天没有曙光,只有和夜一样的黯淡,她找不到属于她的那颗星子,只能任由脸上的温液无声滑落。
  她睡不著,根本无法入睡,她的心受伤了,在看到她所谓的朋友在电视上说出对她的评语,她感到寒心,也对人性失去信心。
  他们不仅没帮她说话,还落井下石的扯出更多有关她的私生活,把她形容得非常不堪,好像她烂得不值一提,连忙划清界线,怕别人误会他们也跟她同个德行。
  父母爱她,是为了她的钱;朋友爱她,是因为可以利用她出名,而经纪人罗珊珊口口声声说她是她的宝贝、她最爱的蜜糖,可是她却当著摄影机前睁眼说瞎话,声泪俱下的说TC失联已久,希望媒体朋友能够帮忙找她。
  笑话、谎言,全是一堆狗屎!她明明每隔两、三天就打电话回公司一次,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还作戏地透过媒体,要她尽快和她联络。
  为什么这世界有这么多的骗子?骗别人,也骗自己。哪个地方才有安静的净土?
  “抽烟对身体不好,以后少抽点。”
  背后伸出一只手夺走她指缝间夹著的半截烟,放在嘴边轻吸了一口,挺拔的身躯轻轻靠著她,一样抬头仰望天边的明月。
  “抽烟不好你为什么要抽?”她抢了过来,丢在地上踩熄。
  “因为心情不好,抽根烟看能不能转好。”结果令人失望。
  “为什么心情不好?”她问。
  转过头看著她的张志明故作沮丧。“我的女朋友不理我,一个人躲起来偷偷哭,不相信我也有肩膀,可以提供她大哭特哭。”
  如果在平常,乔洛妃一定会被他逗笑,但是此刻她紧抿的唇只是掀动一角,拒绝直视他的眼。
  “丢掉那个没有用的女朋友,她只会让你没脸见人,她是坏女孩,非常非常的坏,坏到男人见到她就害怕,全都保持三公尺以上的安全距离。”她的坏具有传染性。
  她不后悔曾经做过的事,如果人生有重来一次的机会,她还是会选择表现自我,不肯向世俗低头。
  “不用这么狠吧!我很爱很爱我的女朋友,舍不得丢掉她,麻烦你告诉她一声,就算她坏到人人唾弃的地步,我还是觉得她很可爱。”可爱到他想亲她。
  人生本来就有起伏波折,要是一直平顺未免也太无趣了。
  “笨蛋。”她抽噎地抹去泪,又哭又笑的骂他。
  “是很笨,可是没办法呀!谁叫她太坏了,偷走我的心却不还我,害我只好秉持地藏王的理念──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和她一道同流合污的变坏。”
  肩一耸,张志明撩开她散落的发丝,看著她令人怜惜的神情。
  “你的父母没说什么吗?他们一定很开心我被整惨了,终于可以让迷途知返的不孝子摆脱我这个坏女人。”他们顺心了,不用担心儿子会娶个恶媳回家。
  “不,你错了,我爸气得大骂。”一想到父亲骂人的样子,他不禁莞尔。
  “骂我?”她就知道那个古董不会放过她,肯定骂得她体无完肤。
  “他骂写那篇报导的记者缺德,他说你再坏也是你的自由,别人没发现你坏得彻底是他们自己笨,怎么能怪你使坏骗人?”更何况,这世上有几个真正诚实的人呢?
  “真的?”她颇为意外,不相信老古董……呃,张伯父会替她说话。
  “他还骂那些跟著起哄的媒体,说他们是没有智慧的猪,人家随便说说他们就随便写写,甚至骂你的朋友是一群聒噪的乌鸦,只会叫不会做事,光长屁股不拉屎……”
  “噗!他、他真这么说?”她忍不住一笑,眼眶中仍残存泪珠。
  “其实我父亲还满喜欢你的,你的敢言让他非常欣赏。”但他闷在心里不说,只会不停地找她麻烦。
  “可是还是不够格和你在一起。”乔洛妃苦涩的勾起唇,神情疲惫。
  未来的路她不知道还能不能走下去,她觉得活著好累,做人更累。她悲观的想著,寻死的念头又再一次浮现。
  张志明一听她语气中的落寞,立即张开双臂将她拥住。“胡说,是我配不上你才对,你可是很多人的梦中情人、唱片界的天后,而我不过是没没无闻的死老百姓。”
  最后那句是刚刚老板骂他的话,差点还企图用碗公谋杀他,只因他不懂女人是需要安慰的,笨得任由她一人哭泣。
  “我不当别人的梦中情人,我只当你的情人。”她反手抱著他,汲取他身上暖暖的气息。
  “当我的老婆不是更好……呃,我的意思是再过几年,现在的我还养不起老婆。”他局促的笑,不太好意思承认自己是一级贫民。
  虽然他父亲富有得足以买下整个幸福镇,但在他还没去跟菩萨作伴前,他没有遗产可继承。
  “我养你,我有很多钱。”反正那些钱到最后也会被她挥霍掉。
  他轻笑的低吻她的唇,“我还没那么落魄,只要把我的画具丢到一旁,我还是养得起你。”
  也许他不适合当个画家,学了好几年成绩仍是平平,不见起色,或许当初只是为了远离冷漠的城市,给自己一个怠惰的理由。
  “不行,我知道你很喜欢画画,我不要你为了我而放弃,我真的不是一个好女孩,不值得你为我牺牲,杂志上写的都是真的,并未夸大其词。”
  她爱开快车,因为她想死。常常在夜半时分一个人出门,直到天亮才回来。
  但是她没有死的勇气,每回一有寻死的动作便退缩,心情苦闷地不知找谁诉说,所以她抽烟、喝酒,甚至拿大麻当调剂品,一不顺畅就躺在床上吸个痛快,想把所有不愉快的事全忘光。
  不过她没上瘾,她讨厌被控制的感觉,所以有时候她会到澳门赌个几天,把身上的钱散尽才肯罢手。
  “你真的有脱衣陪宿,以偿还欠下的赌金?”他突然冒出这一句。
  乔洛妃楞了一下,随即恼怒的噘起嘴,“这件事除外,我要告他们报导错误,有损我恶女名声。”
  有一回她的确输到没钱买机票回台湾,有位出手阔绰的赌客就说只要她陪他一夜,她所有的赌债就全由他清还,另外奉送一千万夜渡资。
  当时的她则脱下价值美金一千元的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