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放个恋爱假-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徐小慧装出犹豫的神情,似在考虑要不要说:“你想会不会是TC骗了你?以前她就常捉弄公司的同事,有时说她皮包掉了,有时又说自己被绑架了,搞得我们都很怕她再玩‘狼来了’的游戏。”
  她一说完,公司里的员工点头如捣蒜,义愤填膺地赞同她的说法,TC的恶行多得罄竹难书,没有人不被她整过。
  而她戏弄人之后会开心的大喊──四月一日快乐!即使那天并不是愚人节。
  “不,我相信她,她不会骗我。”张志明说这话时,脸上坚定得让人也想相信他的相信。
  “你凭什么相信她?和她认识不深的人都会以为她和萤幕上一样清纯可人,其实她私底下很会骗人,栽在她手上的‘男人’不算少。”她暗示著。
  他轻笑地颔首,“她是很坏,我不否认她有爱整人的小嗜好,但是到目前为止,她有真正做出伤害各位的事吗?”
  所有人因他的话而回想和TC相处的点点滴滴,突然惊觉自己都太小题大作了,TC的玩笑都是事先精心设计过的,不会把人吓出心脏病。
  这么一想,他们又觉得错怪TC了,其实她是在增加大家生活上的乐趣,以免工作太沉闷。
  “更让我想不透的是,你自称是洛妃最好的朋友,为何却能毫不迟疑地说她是坏女孩,而且没有一丝保留地不怕我知道?你不认识我,难道不担心我会把这个秘密说出去吗?”
  这是可议之处。
  初听囡囡谈起时,他就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不管她打哪一支专线电话,接电话的人都是名叫小慧的女孩,真有那么凑巧吗?
  或是蓄意的。
  “我……我……”看到众人质疑的眼光,她大声的为自己辩解。“我说的都是杂志上报导的事,没什么好隐瞒,而且她既然请你来了解情况,我当然要让你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
  “大妈,我没有出卖朋友,更不会偷接TC的电话而不告诉你,我是你旗下最乖的艺人,不可能做出自毁前途的事,TC倒了我也会受连累呀。”
  她要他们去查通联纪录好还她清白,看看TC打电话来的时间她人在不在公司,或是有没有她打给TC的手机号码。
  这些资料都可以查得出来,能够证明她所言无误,让人传递讯息的通讯器材就是最好的证据。
  “好了、好了,大家都别乱猜了,这件事我会去查,绝不会有人受了委屈。”罗珊珊为了顾及自家艺人的颜面而打圆场,毕竟有外人在场不便多说什么。
  “对了,张先生,我们TC有说要怎么处理这档事吗?”先办好此事再说,其他都不重要。
  TC一天不回到工作岗位,她的损失就日以百万计,几天下来已经足足少掉好几千万的进帐了。
  一谈到现实,张志明的表情也变得严肃,“她说她愿意举行记者会,公开说明杂志上报导的一切。”
  “据实以告吗?”她开始担心了,语不惊人死不休的TC不知又要为她惹出多少事。
  “她选择对自己坦白,也为自己曾做过的事负责。”人要先面对自己,才有勇气走出过去的阴影。
  她苦笑的摇著头。“这样好吗?一旦把真实的她坦诚在众人面前,她未来的路要怎么走下去?”
  “爱她的人还是会继续支持她,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太严厉的批评,甚至还有不少年轻人上网鼓励她活出自己,我想最差的结果就是解约退出演艺圈而已。”
  “解约?!”
  “退出演艺圈?!”
  一阵惊呼声盖过某道得意的笑声,大家都对这刚投下的深水炸弹感到震惊,以至于没瞧见徐小慧略微勾起的唇角。
  解约,正是她最终的目的。
  因为,她自己付不起庞大的解约金,所以,只好由TC来当代罪羔羊了。
  第九章
  “两亿五千万?!你想钱想疯了怎么不去抢银行呀!说不定还让你抢成功了,留名万世,千秋万代,永垂不朽。”以后每个人都会记得台湾有史以来最大宗的抢案,抢匪还是上百亿财产继承人的台南望族子弟。
  “咳!咳!老婆,那种事不是好事,被抓到会判很重的刑罚,而且留名万世留的是臭名。”污点会带到百年以后,令家族蒙羞。
  冷哼一声的李元修瞪向不要脸的借贷者。“阿月呀!这种不把钱当钱看的纨裤子弟不值得同情,你不要因为他跟你学画的关系就纵容他,有些人的可怜是装出来的。”
  钱是命、是命哪!虽然是她不负责任的死鬼老爹和他再娶的妻子遗留给她的,但她全都分文不取的存在银行生利息,当未出世孩子的教育基金,可是那也是钱,她为什么要放弃钱子钱孙借贷给他。
  她有钱是她家的事,与他何干?他胆敢厚颜无耻的跟她开口,陷她于不义,让她成了有钱不借的守财奴。
  听完老婆愤怒的形容词,有些哭笑不得的柳桐月不得不佩服她对钱的坚持。“志明不是纨裤子弟,他是真的有困难才跟你借。”
  “哼!借很容易,但他要怎么还?难道要先气死他老爸再还钱吗?”她可不想成为孽子弑父的帮凶。
  一旁的张旺德听到她恶毒的言语,一口茶水喷得老远,气一岔差点上不来,险些要如她所愿,气不顺而死,钱留子孙。
  也就是他的儿子,今天的借款人──张志明先生。
  “呃!咳!人家的父亲就在旁边,你说话别太冲。”柳桐月抱歉的一颔首,替妻子赔不是。
  “我是实话实说,有多少力做多少事,别一味的逞强,蜗牛背的只是壳而已,他不自量力的想扛起一座山。”压死是他活该,怨不得人。
  他们预定三天后在幸福镇公所前面的广场举行记者会,预计容纳上百名左右的记者。
  不过入镇的外人可要收入镇费,镇长的非常时期规定,每人一百元,收入将捐做公益活动,替贫童买新鞋、新衣服、新书包,因为要开学了。
  而骑机车的收取五十元污染费,幸福镇的空气是有品质保证的,收点费用也是理所当然,废气排放会残害镇民的肺,这可不容轻忽。
  可他们最担心的是会后的连锁反应,不晓得大家听完TC自我剖析的心路历程后,是否能接受她大胆而开放的作风,继续给予不变的关爱。
  有一种武器不是刀却很锋利,它能杀人于无形,让人死得毫无尊严,那就是文字工作者的笔。
  若是说明会的结果不尽理想,大众的批评过于严苛,TC便决定退出演艺圈,陪著外婆守著老旧的杂货店,在幸福镇过完她的一生。
  桃花源在哪里?就在有爱的地方。
  而在这之前她得先和公司解除合约,五年十张的唱片约只出了六张,还有两年合约才到期,所以她得赔偿损失,一共两亿五千万。
  原本合约上写著一旦无故解约须偿违约金五亿新台币,但罗珊珊也挺有人情味的,顾及她的退出并非出于自愿,而是情势所逼,因此万一真的无法再回到演艺圈,她同意以一半金额放她自由。
  其实她也在预留后路,如果TC又再一次站起来,她多少会基于感恩心态而再投效她旗下,成为她公司最赚钱的摇钱树。
  “因为他是愚公嘛!”一句令人爆笑的话突然冒出,众人看向插花的雷丝丝。
  “是呀!愚公,多令人感动的胸怀,他移山的精神的确叫人敬佩,但不值得效法,古代可没威力强大的炸药和挖土机,他自己一个人笨就算了,还祸延子孙,直接开条隧道不是更便利,何必移山?”
  “我知道,他怕土石流。”又有一人发表高见,招来两道白眼。
  “姓廖的女人,回去写你的小说,别来妨碍我们谈钱的公开会。”要不是她站得太远,她一定给她一脚。
  什么土石流,风马牛不相及,写小说的人想像力就是特别丰富,没事说两句来吓唬人。
  爱情民宿正好位于土石流的警戒区,一遇刮风下雨先去巡巡山,看看有没有土石松动的迹象,免得所有人都被活埋。
  “我稿子写完了。”所以她是来看热闹的。
  笔名薰衣草的廖婉玲身子靠著夫婿云若白,鹣鲽情深地看他们为钱开批斗大会。
  “写完了去生孩子,要是你老公不行,这里除了我家阿月外,所有的男人都能借你用。”只要别来烦她。
  她的话一出,所有人都笑了,包括廖大美女,只有她老公臭著一张脸,像要把民宿老板撕成碎片。
  拿钱来让人家糟蹋,自找的。
  “元修,别消遣人家小夫妻了,还是回到主题,志明真的很需要那笔钱。”反正她用不著,不如拿出来积点功德。
  李元修眄视张家志明兄,又是一哼,“先说说你要怎样还我钱,一次付清还是分期付款?记住一件事,你的薪水已经被我扣得差不多了。”
  意思是他得再找打工机会,学愚公一样债留子孙,一代一代还她钱。
  清清喉咙的贫穷富少爷轻睨父亲一眼,脸皮挺厚的说:“先分期付款再一次付清。”
  听到这话的张旺德又喷了一口茶水,两眼瞪得大大的,不敢相信唯一的独子居然为了女人要他早死,不然他怎么“一次付清”?
  而在张旺德身后的是他的妻子张王月眉,以及媳妇的第一人选颜春娇,她们两人同样因张志明的逆语而睁大双眼,继而发出噱意的轻笑声。
  “请问你一次要付多少、分几期偿还?是要直接交到我手中还是汇入我的帐户?利息怎么算、几分利,要不要随物价调涨?现金或支票,有没有可能是芭乐票,还有我不收伪钞……”
  听李元修拉拉杂杂的说上一堆,突然有人听不下去地跳出来仗义执言。
  “你在龟毛什么呀?两亿五千万我也有,要不是因为某种因素不便提领,我早就借给张志明了。”一笔“小”钱而已嘛!计较个什么劲。
  今天的邢魔魔很国民党,一身立场鲜明的蓝,从头到脚都是深浅浓淡的蓝,眉毛是蓝的,眼皮是蓝的,嘴唇是蓝的,若在额头上画上党徽,她苍白的脸色更像鬼──战死的黄埔女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