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放个恋爱假-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可是相对于那一票人的高声阔谈,被“审问”的张志明是浑身不自在,拿筷子的时候还会抖,笑得嘴角抽筋不知如何回答。
  他们是一对情人吗?
  答案肯定是否。
  可是若由他嘴里说出,别说这些爱起哄的粗人不信,就连对面那两只爱情鸟也会指著他鼻头说他说谎,他点头与否都很为难。
  但若说是才是真的骗人,他认识囡囡不到三天,谈不上什么喜不喜欢的问题,他只知道她是阿银婆婆的外孙女,他得多花点心思照顾她。
  “阿明,吃虾,这虾肉很好吃。”不晓得是故意还是真没发觉众人的眼神有异,尝到美味的乔洛妃不忘让新“朋友”分享。
  朋友的定义很广,像许多被媒体拍到的艺人情侣总是口径一致地向外宣称──只是朋友。即使是搂肩、接吻,或上饭店开房间,他们的回应还是朋友。
  吃饭的朋友,上街的朋友,聊天的朋友,谈心事的朋友,互穿浴袍的朋友,以及被朋友抓奸在床的朋友,没公开宴客前全以朋友称之。
  “囡囡,我自己动手就好,你多吃一点才不会饿著。”一见她嘴边沾了白酱,他没多想地帮她拭净。
  原本这是很简单的动作,可是看在有心人眼中可不是那回事,多了一层深意。
  “没关系,反正我都剥了嘛!而且我正在减肥。”罗大妈说了,没减到四十四公斤休想回到萤光幕前。
  她一说,每个人都回头看她,露出十分诧异的神情。
  “你不需要减肥,你太瘦了。”他觉得她要再增胖四、五公斤才可爱。
  “谁说的,我家大妈说我胖得离谱,要我多检讨胖在哪里,适时的修正。”不过美食当头,谁有定力禁口?
  幸好吃海鲜不容易发胖,只要少沾点酱吃原味,“应该”增不了几两肉。
  “拜托,你这样叫胖,那元修该去跳楼了。”再过几个月她会像吹气球一样胀大。
  “没办法,工作需要。”肩一耸,她大口啖著鲜甜的龙虾肉。
  “什么工作需要瘦得像根竹竿?我们家小光就是太瘦了,所以我一直要她吃吃吃。”大熊先生说话了,一脸深情地望著心爱的女人。
  “是啦!吃成大肥猪,这样才不会让别的男人觊觎我的美色,害你提心吊胆没法安心放我飞来飞去。”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男人,她的班表飞到哪就跟到哪,正经事放著不理。
  明光嘴上说著调侃的话,但喜孜孜的脸上充满令人羡慕的甜蜜笑意。
  “你是我的心肝宝贝,当然要看紧点,这年头除了我之外,没几个男人是好的。”她最好一个也别看,专注在他一人身上。
  杭深青不要脸的言语马上引起公愤,手底下的工人带头起哄,嘘声四起。
  “喂!谁敢再嘘,小心我扣工钱。”哼!老板最大,他说的全是金科玉律、至理名言。
  “暴君。”
  “无赖。”
  “土匪。”
  “大头目越来越像民宿老板了,连扣工钱这句话都学起来。”真是自甘堕落。
  工人群中有人冒出这句话,全场一片静默。
  须臾──
  一阵哄笑声大得震耳,连杭深青都觉得不好意思地猛搔耳朵,叫了几打啤酒与众人同乐,免得大家笑他变孬了。
  “好了,别闹了,你们把今天的主客给冷落了,因为他们,你们才有大餐可吃,还不谢谢人家?”存心不让人好过的明光故意扬高声音一喊。
  “谢谢张先生,谢谢张先生的女朋友……”
  一句、两句……接二连三的谢谢真叫人承受不起,硬被配对的两人表情尴尬到不行,手举大闸蟹僵在那边,有几分被当猴耍的狼狈。
  “咳……咳!感谢各位的热情,可是囡囡真的不是我的女朋友,请你们放她一马。”张志明出声维护,反而引来更热闹的鼓噪。
  “哟!恋爱哪!这么袒护小女朋友。”好叫人嫉妒。
  “不是的,她真的不是我女朋友,我没骗你们。”为什么没人相信呢?他很少说假话。
  “是不是又不全在你一张嘴上,我们来访问当事人的意见。”明光捉起一把筷子当麦克风,端起主播的架子。
  猛地成为注目焦点,乔洛妃习以为常的微笑、点头,扮演乖乖女的模样。“人家还小嘛!你们可不要乱说,我阿嬷会生气。”
  一抬出阿嬷,果真有几人就安静了,真当她是没几岁的娃儿。
  “是真小还是怕人知情?我们阿明在镇上可抢手得很,不少有女儿的婆婆妈妈忙著叫媒人打探,你要不抢先一步下手,体贴又耐打耐骂的好男人就从你眼前飞了。”到时她想哭就来不及了。
  乔洛妃的表情微变,怨视著大熊先生身边的小女人。
  “明光,你是褒我还是贬我?什么叫耐打耐骂,我有那么倒楣吗?”不知是谁将他的冰啤酒偷换成高粱,他脸微红地说话渐渐大声了起来。
  “没有吗?要不要我叫元修来修修你的脑袋,看能不能把狮子的勇气装进去。”追个女人也不干不脆的,注定没老婆好抱。
  “叫她来也没关系,我可以要求调薪。”他打了个酒嗝,看来开始茫了。
  “真的假的,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跟钱鬼谈钱,他早点投胎还比较有希望。
  “我看他是喝醉了。”杭深青笑著说道,看了一眼动手脚的工人老猴。
  明光啐了一口,“真没用,还算是男人吗?赶快叫个人把他拖去埋了,省得他丢人现眼。”
  “我没醉,我是男人……来,我们干杯。”他拿了乔洛妃的可乐杯子,朝大家一敬。
  这要说没醉还真没人相信。
  “干杯就免了,你要真是男人就吻身边的人一下。”看他真醉假醉。
  此话一出,围在张志明四周的人全跑光了,只剩下乔洛妃。
  “吻就吻,可是人在哪里?”他伸手捞了半天没捞到半个人,傻笑地把空的蟹脚当蟹肉啃。
  “在这里。”明光直接把人推进他怀中,捉弄地送作堆。
  他呵呵笑地拉起袖子往她额头一擦,再低头亲下去。“我吻了哟!别再说我不是男人。”
  张志明这小家子气的举动当然引起全场哗然,讪笑声四起的要求他重来,要嘴对嘴才算数。
  可是他身子一偏差点压到别人,摇摇晃晃颠得实在不像话,要他对准嘴巴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就这样亲呀亲的亲不到目标,边晃边摇的朝店外走去。
  过了好一会儿没见人回来,大家才惊觉上当了,被那个表面老实实则心机狡狯的家伙给骗了,他藉酒装疯地把人带走,好逃开一连串的逼供。
  这时有人问了一句,“他们干么一直戴墨镜,现在流行吗?”
  大家的表情为之一怔,互看彼此。
  “对喔!你没提我倒忘了问,他们戴著黑抹抹的眼镜看得见路吗?”真叫人怀疑。
  “少土了,你没瞧见那是一对的,明摆著他们是这个。”说的人以食指互碰,暗示他们和墨镜一样也是成对。
  “说得也是,瞧他们小俩口多亲密,让人看了想回家抱老婆。”虽然他家那婆娘肿得像河马,不过抱起来还挺温暖的。
  “啧!老王想老婆了,真不害臊。”
  “去你的,你家阿慧下次来送便当时,我跟她说你去玩女人了。”看他怕不怕。
  “不要呀!王大哥,你别害我了,我们阿慧是出名的大醋桶,你饶了我……”
  大家说说笑笑地忘了先走的那一对,只有明光心里还惦著他们为何老戴著墨镜,以及──
  囡囡到底是谁,为什么她老觉得在哪儿见过她?
  一张天使与恶魔的宣传海报贴在一旁的柱子上十分醒目,笑得甜美的TC手持沾上露珠的海芋,低视正在吃吃喝喝的一群工人。
  第五章
  他们到底是不是情人呢?
  说实在还真没一个正确答案,像一道无解的谜题令人困扰。
  镇公所的张秘书和杂货店阿银婆婆的外孙女谈恋爱。这样的传言正热闹滚滚的在众人口中传来传去,煞有其事的成为镇民口耳相传的大八卦。
  不少人好奇的前往阿银婆婆的杂货店一探究竟,藉著买盐买米的动作瞧瞧阿银婆婆的外孙女长什么模样、漂不漂亮,是否配得上他们眼中的好青年、镇长的左右手。
  幸福镇真的不大,稍有风吹草动立刻燎原,没有秘密是藏得住的、这八卦很快就传遍全镇,传到阿银婆婆的耳中。
  “囡囡呀!听说你和镇公所的张秘书走得很近,是不是有这回事?”那个孩子人挺老实的,风一大就来瞧瞧她的屋顶掀了没。
  刚睡醒的乔洛妃揉揉眼睛、伸伸懒腰。“走得很近是什么意思?我最近是常跟他混在一起。”
  因为没事做嘛!镇日窝在家里怪难受的,不如跟他去骑骑脚踏车,健康又能达到瘦身的目的,一举两得。
  她是不相信罗珊珊真的敢封杀她,毕竟以她目前走红的程度,起码还能当上几年摇钱树,有利可图的事没有人会放弃。
  可是过了快十天,公司那边还没半点消息传来,她不禁要猜想是否他们在秘密训练新人,有朝一日将取代她,以防堵她的不合作态度。
  不唱歌对她而言并无太大影响,她一直想改走幕后创作,只要不叫她赔偿天价的违约金,这么散慢地无所事事,如游民一般也无所谓。
  回来幸福镇之后,她才知道这是她想要的生活,没有压力、没有圈内人恶言的批判,没有媒体和狗仔的紧追不舍,感觉轻松了许多,她很久没想到死亡的话题。
  “有人说看到你们在堤防旁手牵手散步,有说有笑的像在谈恋爱。”她是不反对她有交往的对象,但是以她忙碌的工作能维持多久?
  噗!一口漱口水喷得老远。
  “阿嬷,你怎么跟别人一样乱说话?我们哪有在谈恋爱。”真会被她吓出心脏病。
  “那你们干么牵手落人话柄,咱们镇上的人虽然不多,可个个眼睛利得很,没有的事他们不会胡说。”顶多一分话说到三分。
  虽然孙女儿口中不承认,但上了年纪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