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放个恋爱假-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那你们干么牵手落人话柄,咱们镇上的人虽然不多,可个个眼睛利得很,没有的事他们不会胡说。”顶多一分话说到三分。
  虽然孙女儿口中不承认,但上了年纪的阿银婆婆已经开始担心了,她怕待不久的囡囡会伤害正直、认真的阿明,那她可就对不起人家了。
  即使是无心也很伤人,她不希望两个孩子最后撕破脸,渐行渐远,而夹在中间的她难做人。
  僵了一下,乔洛妃才没好气的回道:“堤防陡嘛!所以他才牵著我的手慢慢走,免得我掉下去。”
  “乡下地方不比城市,没事和男人去堤防做什么?你呀!可别糊涂了。”唉!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得为小辈们操心。
  “阿嬷,你不要想太多了,我们去看人海钓而已,阿明说海边浪大,他得去警告钓鱼的人小心点,又有台风要来了。”怪台满天飞,防不胜防。
  “你都叫人家阿明了,还说没什么……”她不免要唠叨几句。
  “阿嬷──”她撒娇地一喊,嘴儿微嘟。
  “好好好,阿嬷不说就是了,省得你嫌我啰唆。”小孩子的事她也管不了,管多了招人嫌。
  背微佝偻的阿银婆婆拉开杂货店的木板门,让外头的光透进来,散散里面的霉气。
  大家都说她老歹命,六、七十岁了还守著一间破店不肯走,赚没多少钱还得搬东搬西,批货、收钱一手包办,简直是拖老命在拚。
  可是她卖的不是杂物而是心意,这间店是她死去的老伴留下来的,她说什么也舍不得离开,这里头有太多的回忆和感情在,年轻一辈是不会了解的,她几个孩子都是杂货店养大的,意义不同。
  “人家哪会嫌你,我最喜欢阿嬷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一直陪著你。”她说的是真心话,这一趟回来她才发现阿嬷真的老了,满头银丝。
  她笑著抚抚外孙女的脸。“嘴甜,说得阿嬷牙都掉了,你不用工作了吗?”
  一提到工作,乔洛妃的眼神略显黯沉。罗珊珊居然这么久没跟她联络,有点反常。
  “不急嘛!老是工作也会累,休息几天陪你不好吗?”
  “好是好,可是……”囡囡看起来不开心,好像有心事。幸福镇是小了点,没什么娱乐待太久了怕她会闷。
  “阿嬷,不要替我烦心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会照顾自己。”她装出孩子气的笑容,希望能让外婆放心。
  “我怎么可能不为你操心,就算再过十年二十年,在阿嬷眼中你还是那个爱哭、爱吃糖,让阿嬷哄了一夜还吵著要找妈妈的小孩。”时间过得真快呵!
  回想起囡囡刚抱到她手中的时候,也不过才那么一丁点大,刚满一岁的她已经会认人了,牙牙学语地哭著要妈妈,她背著她走了一夜,最后因为哭累了,才趴在她背上睡著了。
  那时累归累日子却过得十分充实,瘦瘦小小的红猴儿被她养得白白胖胖的,让她觉得心里很踏实,总算有个伴让她不致太寂寞。
  可惜她还是留不住她,孩子是女儿的,人家要来抱走她有什么办法?除了守著店等著这些孩子有空回来看看她外,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阿嬷,我最爱你了,好爱好爱。”乔洛妃突然从后头抱住外婆,对著她说出心底的感谢。
  感谢她不曾放弃她,始终如一的爱著她、支持她。
  “傻孩子,阿嬷才不要你爱呢!你去爱别人啦!阿嬷怕你又把口水沾了我一身。”动容的阿银婆婆拍了她一下,故意取笑她的长不大,她怕自己会因为她贴心的话而哭出来。
  厚!居然叫她去爱别人,她难得感性耶!“阿嬷──你嫌我。”
  她装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
  “去去去,到外头玩去,别妨碍我开店,架子上的糖果拿几颗去吃。”都这么大了还爱黏人。
  “我帮你。”她兴起地抬起装汽水瓶的箱子,没想到它重得差点害她摔跤。
  “不用了,我看你瘦得连盒鸡蛋都拿不动,叫你多吃点就是不听话,明明瘦巴巴的只剩皮包骨,还跟人家流行什么减肥、瘦身,好好的一个女孩子干么折腾成这样……”
  “阿银婆婆,我要买五斤面粉、三两味噌。”
  “喔!来了,春枝呀!又要生了,这第三眙哦!男的还是女的?”
  “医生说是男的啦,可是我想生女的,要是能像你外孙女那样乖乖的就好了,家里那两只猴子整天吵,我烦到头都痛了……”
  一位早起的妈妈走进店里,打断阿银婆婆落落长的唠叨声,千篇一律的内容让人都能倒背如流,难怪她的乖孙女要溜了。
  耳中不时传来老人家和客人交谈、寒喧的声音,浓浓的在地乡音总是令人倍感亲近,让人心情特别愉快,笑容也变多了。
  可是在遇到太多人笑著和她打招呼,顺便问起她的感情生活时,飞扬的笑脸渐渐沉下,人也跟著不开心了,平日被媒体追的不舒服感又浮现。
  过了几天的轻松日子,乔洛妃的忧郁症又发作了,开始想东想西地感到人生苦闷,怀疑活著到底是为了什么。
  别看她平时嘻嘻哈哈很乐观的样子,好像没事人似的老爱捉弄人,其实有些事在心里放久了又无人可倾吐,久而久之真的会闷出病来。
  而她始终无法打开心房的原因是父母带给她的阴影,当时她虽小却已懂事了,两人为了离不离婚吵得她想躲起来,即使掩起耳也能听见他们为抢她的监护权而相互叫骂,难听的言语深深伤害她幼小的心灵。
  从很小的时候她就知道他们抚养她是为了她的钱,他们对她好只是希望她赚更多的钱好供其挥霍,其他一概不重要。
  就算她考试考一百分,她的父母也不会有喜悦的表情,只会问她下一档戏几时开拍、什么时候可以拿到钱,他(她)订的西装(钻石)得付钱了。
  因为拍戏的关系,学校方面常请假,她的成长过程一直是孤孤单单的,没有真正可以交心的朋友,人在空虚时总会越想越多,心情越见沉闷,终于累积出一股郁气。
  乔洛妃的忧郁症还不算太严重,她看过心理医生也拿过抗忧郁药物,可是外界加诸的压力总是让她喘不过气来,但想完全摆脱是难上加难。
  “阿银婆婆的外孙女,你怎么没跟张仔在一起?听说他台南的老婆来找他。”
  “台南的老婆?!”他结婚了吗?
  微微一怔,她的思路一下子乱烘烘地,漫无头绪地像被一团线缠住,找不到一个出口。
  邮差先生的话仍在她脑中萦绕,她不晓得心头突然一紧的原因出自哪里,人家有老婆是他的事,她没必要感到一阵难受。
  你们到底是不是一对情人?
  太多人问过她相同的一句话,不管是出于一时的好奇,或是多余的关心,而她应付得体地以微笑回答,留给别人遐想的空间从不正面答覆。
  这是她在演艺圈多年学到的经验,说得太多没人相信,说得太少他们会自行演练出一番说词,不管她说与不说都会成为问题人物,那她又何必多说?
  没想到有一天她得自问:他们到底是不是情人?
  脚步突然变快的乔洛妃有点生气,她在气自己居然没有答案,也气张志明刻意的隐瞒,明明有老婆了还装出老实人的样子,害她一时不察为他动心……
  咦!动心?
  她刚才想到的是那两个字吗?她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连大餐也请不起的穷光蛋?
  “囡囡,你来得正好,我有件事要请你帮忙。”真是连老天都帮他。
  明显松了一口气的张志明连忙握住她的手,没发现她一脸不悦。
  “什么忙?”她的口气有点冲,不太想理他。
  他不好意思的抓抓脸,“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春娇,她不知从哪打听到我现在住的地方,突然跑上山来找我,我很为难。”
  “你指的是春娇与志明的那个春娇?”她突然有想笑的心情。
  “别消遣我了,快帮我打发她走。”他苦笑著,双手合掌央求。
  不去追究原因,她低靡的情绪莫名地好转了。“我有什么好处?帮助人也要有代价。”
  “我能力范围内就随你予取予求喽!反正我有的东西也不多。”她能要走的也有限。
  千金散去还复来,当初他为了体验清贫生活好更能深刻体会人生百态,画出感人肺腑的作品,于是豪迈地当起散财童子,将为数不少的资产捐出去,仅留下十数万元在身边以便应急。
  可是他没想到画具的价格那么昂贵,加上学画费用和食宿费,一结算下来也十分惊人,很快地他就变得一文不值了。
  多亏前任民宿主人好心收留,他有吃有住不必担心民生问题,专心学画不做其他事,日子惬意得以为将终此一生。
  而现任民宿主人也不是不好,就是过于实际、死要钱,非常“热心”地为他找打工的机会,从加油员到超商店员,乃至于板模临时工,只要有缺人的工作他几乎全干过,也因此剥夺了他画画的时间。
  所以说要存点钱真的很困难,即使他现在是镇公所秘书身份,薪水较多又有周休二日,可是一碰到“人尽其用”的镇长兼民宿老板,他口袋的蓝色小朋友还是被挖得只剩下红色百元钞,买几张宣纸就没了。
  “放心,我不会叫你移山填海、削肉喂鹰,你帮我画一幅画吧!”不用花他一毛钱。
  “画你的人像画?”他微讶地怔了一下,表情有点古怪。
  “怎样,不行吗?你不是学画的吗?”她是考量到他的经济状况才有此要求。
  他吐吐吞吞的道:“可是……呃,我没学过素描,我学的是……国画。”
  “国画?!”现在还有人学这种东西?
  “我的笔法还不是很成熟,可能不会太传神,等你有空我帮你画张仕女图。”他最近的画功稍具火候,画得差强人意。
  “什么叫仕女图?”她没什么概念,她只知道油画、西洋画和3D立体画。
  “仕女画是指古代以女子为题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