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龙啸江湖-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凌玉龙点了点头,告别两位老人,迎着初夏的艳阳,大步向山外走去。 
 
 
 
  
 第三章 风波迭起
 
  宁远位于湘南边陲,古称营道,唐时叫延唐,干德三年才改成今名──宁远。县城位于九嶷山之北,是由北往南去九嶷山的必经之地。
  中午时分,凌玉龙来到宁远县城。县城不大,但有一家很出名的酒楼,从招牌便可看出它的气派,「湘南第一楼」的金漆大字招牌高挂于酒楼之上,烁烁生辉,远远便能见到。
  凌玉龙走进酒楼正是生意兴隆的时候,楼上客满,只有楼下尚有空席,便在楼下拣了张桌子,叫过酒菜后,开始观察店内的情形。
  下山之前,两位老人反复交代,每到一个地方必须先观察附近的情势,以免不自觉搅入是非圈,招来不必要的麻烦,特别是人来客往龙蛇混杂的酒店、客栈,更要注意。
  这一看,竟看出了些异常,发现店内有不少江湖人,他们三人一桌,五人一席,有的在高谈阔论,有的在举杯畅饮。凌玉龙虽是初次在江湖上行走,对江湖人物认识不深,但江湖人物的基本特征吴子纯曾多次介绍,已耳熟能详。
  「宁远并非名都大邑,通衢要道,只是湘南边陲一个小县城,怎会有这么多江湖人物出现?难道有大事发生?」凌玉龙不由提高警觉,开始仔细打量店内的客人,聆听他们谈话。
  「那不是陈师傅?」凌玉龙正在打量那些比较醒目的客人,旁边有人大声道。
  声音来自左侧的桌子,桌旁坐有三人,看衣饰和举止,不是普通客人。他们比凌玉龙早到,桌上已有两道菜,此刻三人盯着厅中。
  厅中站着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似是刚从外地赶来,满脸风尘,正在找座,听到叫声后,转过头来。这边三人一见纷纷起身离座,其中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惊喜道:「陈师傅。」离开桌子,大步迎上前去。
  中年见到向自己走来的青年,惊异道:「朱兄弟,你们也在这里,真是幸会!」
  青年道:「小弟没想到能在宁远遇上陈师傅,实在荣幸之至。」
  陈师傅道:「朱兄弟客气了。」
  青年道:「陈师傅,刚到宁远?」
  陈师傅点头道:「刚赶到。」
  与青年同桌的两人也走了过来,其中那个年约四十的中年道:「陈师傅,你来得正好,我们刚开始,来,一道用餐,边吃边聊。」
  陈师傅道:「道元恭敬不如从命。」
  「客倌,你要的酒菜来了。」凌玉龙正打量着陈道元等四人,小二将酒菜送了上来。
  凌玉龙斟上酒,一边品尝,一边关注邻桌陈道元等人。根据四人方才的谈话可以肯定,除陈道元外,其他三人应是本地人。
  凌玉龙心想:「既然是本地人,对本地的情况应该清楚,只要留意他们谈话,便不难知道发生什么事?」
  果然,只过了一会,三杯酒下肚后,旁桌四人便聊开了。
  朱姓青年道:「陈师傅,这次来宁远,可是给玉面飞狐梁爷祝寿?」
  面对凌玉龙的陈道元摇了摇头,道:「玉面飞狐梁大爷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而我陈道元只是一个江湖上卖艺混饭吃的小教头,他不认识我,我也没有见过他,去祝什么寿?」敢情是位在外教徒授艺的教头。从表情和语气不难看出,他与梁刚没瓜葛,也不想巴结。
  朱姓青年笑了笑,道:「陈师傅说的也是,但不知陈师傅这次来宁远是为何事?」
  陈道元道:「因道州的姑丈有事,要我去一趟,途经此地。」
  背对凌玉龙的李姓中年人道:「我说陈师傅,你既然到了宁远,何不去拜访一下?此去九嶷山逍遥宫并不远,耽误不了多少时间。明天便是梁爷的寿辰,既然遇上,如果不去,被梁爷知道了,不好。」
  陈道元右首的年轻人附和道:「陈师傅,梁爷是湘南鼎鼎有名的人物,到了九嶷山下不去拜访,等于不给他面子,何况明天是他的寿辰。你虽不是宁远人,但是湘南人,要在湘南道上混饭吃,日后难免不碰面。」
  李姓中年亦道:「陈师傅,现在不但湘南的朋友来了,便是外地,也有不少朋友闻讯赶了来,常言道多个朋友多条路,对我们这些常在外面跑的人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
  「李兄所言不无道理。」陈道元点了点头,接着又道:「但是,去怎不能空手?这次途经此地,身边没带什么银两,想去也没办法。」被众人说得有些心动。
  左首的朱姓青年道:「陈师傅,人去了便是大礼。对玉面飞狐梁爷这种江湖上声名响亮的人来说,钱财、礼物是小事,名气、面子才是最重要的。你去了,便是给他面子,哪怕是空手去,也会很高兴。再说,即使要送礼,你陈师傅这份礼,我们三人还是出得起。」
  「那怎么行?」陈道元惶惶道。
  右首年轻人道:「陈师傅,这你便不用客气了。我们都是江湖中人,谁出门又会带很多钱呢?陈师傅,这礼的事,你不用管了。」
  听到这里,凌玉龙已经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江湖朋友聚集宁远,原来明天是梁刚的生日,他们准备去祝寿。
  「看来玉面飞狐梁刚在江湖上名声不小,如果明天能当着这些江湖中人的面将他打败,让他露乖出丑,威风扫地,这样不但可以为父亲雪耻解恨,而且还可以让江湖中人知道,我父亲有个很不错的儿子……」心念至此,凌玉龙不由暗暗点头。而且也为有人带路感到高兴。
  出山前,吴子纯虽然介绍了九嶷山的情况,但也只告诉他玉面飞狐梁刚住在九嶷山舜源峰附近的逍遥宫,去九嶷山要经过宁远,至于去逍遥宫怎么走,没有具体说,他也没有仔细询问,认为到了九嶷山便可以找到。进入宁远境内,他才觉得不妥,找人打听难免引人注意,万一惊动梁刚,到时不在山上,自己便白跑了。现在好了,有人带路,只要跟在后面走便行,不用担心会惊动梁刚。
  凌玉龙正在暗自高兴,却见隔桌客人放下酒杯,起身向陈道元那桌走去。这是一个三十左右的壮实青年,虎背熊腰,双目炯炯有神,浑身透着彪悍之气,只是神色有些冷傲。
  彪悍青年来到四人桌旁,道:「四位明天要去逍遥宫?」敢情听到了四人的谈话。
  「正是。」陈道元右首年轻人答道。「朋友也是准备上逍遥宫?」
  彪悍青年道:「不错。所以想请四位带个路。」
  右首年轻人道:「敢情朋友是慕名前来给梁爷祝寿?」
  彪悍青年道:「不是。」
  「不是?」右首年轻人颇为惊异,道:「那朋友是──」
  「去送葬。」彪悍青年肯定地答道。
  彪悍青年不但个子高大,嗓门也很大,说起话来声音特别洪亮,此言一出,不但陈道元等四人大惊失色,便是其他客人也有不少惊异地扭过脸来。
  陈道元等人显然没有想到彪悍青年会是玉面飞狐梁刚的仇家,准备去逍遥宫找麻烦,更没有想到他这么大胆,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不怕玉面飞狐知道了有所防范。玉面飞狐虽然住在九嶷山中,但在宁远城里有不少亲信,据说「湘南第一楼」的东家便与他关系很好,这一点与陈道元同桌的三人清楚。
  四人震惊之余,又不由对彪悍青年刮目相看。江湖朋友刀头饮血、不将生死当作回事,但在平常百姓面前,大众场合,一般都表现得循规蹈矩,很少言及杀人放火之事,以免惊世骇俗、惹上不必要的麻烦。这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声言找玉面飞狐报仇,除了有一身惊人的技艺外,胆气更非一般。那位原本不准备去逍遥宫的陈道元,不由对彪悍青年投去钦佩的目光。他虽不想与梁刚结交,却也不敢开罪,因此旁人一劝说便改变了注意。
  凌玉龙亦暗吃一惊,没想到此人也与梁刚有仇,而且仇恨不浅。惊讶之余,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义父说过,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此人既然与梁刚有仇,何不让他先试试梁刚身手?从今天所见所闻来看,梁刚身手不是一般,要不,在江湖上不会这么有名。」
  彪悍青年没有理会四人惊疑的目光,又道:「四位可愿意带在下前往?」
  「这──」四人面面相觑,为之语塞。
  「四位不愿意?」彪悍青年脸现不屑,反问道。
  李姓中年道:「朋友,不是我们不愿意。我们是本地人,家里有妻儿老小,朋友要是去祝寿,我们倒还可以引路,但要去找梁子,恕我们不能奉陪。我们与梁爷是乡邻,带你去找麻烦,道义上说不过去──」
  「好了。」尽管李姓中年说得在情在理,彪悍青年却毫不客气打断,道:「你们怕梁刚,不愿带路,不勉强。我不相信明天没有别的人上山,只要有人上山,便不怕找不到逍遥宫。」
  李姓中年点头道:「是的,明天肯定还有其他朋友上山,兄台去找他们吧。」
  彪悍青年道:「你们放心,即使明天没有其他人上山,我也能找到逍遥宫。不过我要提醒四位,明天你们最好不要去逍遥宫。」说着掏出一块碎银,丢在桌上,转身向外走去。
  「站住。」彪悍青年刚走到门边,楼上陡然传出一声吆喝,接着飞身跃下两人,飘落在他身后不远处。
  彪悍青年警觉地驻步回头,见两个比自己稍小的年轻人朝自己走来,道:「两位叫我?」
  个子稍高的青年道:「正是。」
  彪悍青年道:「有何指教?」
  高个青年道:「方才听你说,准备上逍遥宫找梁大爷麻烦?」
  彪悍青年道:「两位与梁刚是什么关系?」
  高个青年道:「我们是梁大爷的朋友。」
  彪悍青年道:「两位是不是想领我上逍遥宫,去见你们朋友?」
  矮个青年道:「要我们领你上逍遥宫不难,只要你露两手让我们瞧瞧。」
  高个青年阴阴道:「我们很想带你去,只怕到时你去不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