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龙啸江湖-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彪悍青年道:「两位是不是想领我上逍遥宫,去见你们朋友?」
  矮个青年道:「要我们领你上逍遥宫不难,只要你露两手让我们瞧瞧。」
  高个青年阴阴道:「我们很想带你去,只怕到时你去不了。」
  彪悍青年道:「这么说,两位想替梁刚出头,阻止我上逍遥宫?」
  矮个青年道:「梁大爷是我们的朋友,明天是梁大爷寿辰,你想去捣乱,作为朋友,自然不能坐视。」
  高个青年道:「梁大爷是湘南武林的领袖,你敢在湘南道上口出狂言,分明是没将梁大爷和我们湘南武林的朋友放在眼内,今天我们便代表梁大爷和湘南武林同道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在湘南道上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张狂跋扈。」
  彪悍青年冷哼一声,道:「你们既是梁刚的朋友,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大爷我原本不想多生事端,既然你们要强自出头,没得说,大爷今天破例成全你们,让你们知道与匪类为伍的『好处』。」
  「狂徒,你敢辱骂梁大爷,找死。」高个青年怒吼一声,一招「猛虎下山」向彪悍青年疾攻过去,与此同时,矮个青年亦挥拳从另一侧攻上。
  彪悍青年冷哼一声,不待对方攻到,挥掌迎上,一招「抽刀断水」封住高个青年的双拳,接着「犀牛望月」回身反击侧面攻来的矮个青年。高个青年见自己攻势被阻,旋即撤招换式,「苍龙出海」飞起左脚向对方后部攻去。彪悍青年似已料到高个青年会有此招,迫退矮个青年,即以「豹子出林」回击。高个青年见对方变化如此快捷,而且来势凶猛,只有急忙撤招。彪悍青年的身手出乎多数客人意外,不少客人脸上现出惊容,有的开始悄悄议论。陈道元等四人也悄悄议论开来。
  李姓中年道:「此人似是少林俗家弟子。」
  陈道元道:「马步沉稳,进退有章,刚劲威猛,大开大合,正是少林拳法。」
  李姓中年道:「这两人像是王氏兄弟。」
  朱姓青年道:「正是。」
  右首年轻人道:「王氏兄弟身手不错,在宁远一带,也有些名气。」似乎对两人连手尚处于下风感到意外。
  左首朱姓青年道:「那是他们有玉面飞狐梁爷这个靠山,江湖朋友给梁爷面子。」
  李姓中年道:「今天他们恐怕没有这么幸运了。」
  朱姓青年道:「烦恼皆因强出头。没有打虎艺,敢向虎山行?此人敢来宁远找梁爷麻烦,身手绝不会差。」
  朱姓青年说得不错,彪悍青年果然了得,不到十个回合,便逼得王氏兄弟没有了还手之力。也许是前面话说得太满,明知取胜无望,王氏兄弟仍苦苦支撑。
  彪悍青年道:「凭你们这点道行,也想强出人头,自不量力。」接着一声大喝:「给大爷滚出去。」喝声未断,已传出「砰」、「砰」两声闷响,接着便见两条人影笔直向店外冲去,冲出店后,其中一条人影扑倒在地。
  彪悍青年对站在远处目瞪口呆的小二道:「打坏的家什,找他们赔。」然后转身大步向店外走去。
  「阁下,好身手,待蒋某讨教几招。」彪悍青年尚未走出酒楼,楼上又传来一声吆喝,接着飘下一人。这是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人,身材单瘦,长脸无须,脸上挂着难以琢磨的浅笑。
  「蒋三爷!」陈道元右首的年轻人轻声惊呼道。
  李姓中年人道:「看来有场恶斗。」
  朱姓青年道:「没想到他今天也在这里。」显然三人认识从楼上下来的中年人。
  彪悍青年打量了中年人一眼,道:「你也是梁刚的朋友,想为他出头?」
  中年道:「蒋某以前也练过几下,方才见朋友身手了得,不由见猎心喜,想讨教几招。」虽然没有言明是梁刚的朋友,但众人清楚,若不是梁刚的朋友,这种场合决不会出来讨教。
  彪悍青年自然清楚,道:「既然你想替梁刚出头,放马过来,大爷我不会让你失望。」
  中年道:「小子,你未免太目中无人了。接招。」话音未落,已飞身攻上。从出手和身法可以看出,身手要比方才两人高出很多。
  彪悍青年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不待中年人近身,已挥掌迎上。
  中年人反应敏捷,见对方来势凶猛,不与硬拼,身法一变,撤招换式,掌指并出,向对方左侧攻去。
  陈道元道:「蒋三爷是不是鬼手蒋成武?」
  李姓中年道:「正是。」
  陈道元道:「身手果然了得。」
  李姓中年道:「身手不行,能与梁爷称兄道弟?」
  朱姓青年道:「陈师傅,你认为两人谁更高明?」
  陈道元道:「很难说。蒋三爷身法灵巧,招式怪异,这方面要比对手强,但青年反应也不慢,而且招式威猛、凌厉,蒋三爷难以近身,一时半刻想要奈何他也很难。」
  朱姓青年道:「这么说蒋三爷要高明些?」
  陈道元道:「如果这样耗下去,那青年可能会吃亏。」
  凌玉龙虽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厅中,但是陈道元等人的谈话一字不漏全听到了。通过四人的谈话,对他们有了基本了解,陈道元不但见闻比其他三人广,身手也在三人之上。
  厅中情形正如陈道元所言,两人斗了数十招,仍难分轩轾。虽然彪悍青年拳掌刚劲,招式威猛,但身法没有对方灵巧,很难发挥威力。主动挑战的蒋成武知道自己拳掌不敌对方,依仗身法上的优势始终不与对方硬碰,但又不让对方有喘息机会,目的很明显,先消耗对方体力,待对方体力不济时再进行反击。
  两人又斗了十余招,彪悍青年似已看出对方用意,知道这样下去对自己不利,出言激道:「我以为玉面飞狐的朋友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原来不过如此。」
  蒋成武嘿嘿一笑,道:「蒋某是不怎么样,正因为如此才向阁下讨教。」
  彪悍青年道:「想拜师?你年纪太大了,而且大爷我也不收与匪类为伍的徒弟。」
  蒋成武道:「小子,你死在眼前尚敢口出狂言,这点蒋某不能不佩服。」
  彪悍青年道:「再佩服,我也不会收你这样的混帐徒弟。」
  不知是说话分神之故,还是剧斗太久体力有所下降,彪悍青年的拳掌渐渐没有先前威猛了。一直伺机待发的蒋成武一见,心中大喜,目射寒光,狞笑道:「小子,你活得不耐烦了。」话出招发,左手闪电般抢入对方怀中。
  这一刻蒋成武等待已久,自然志在必得,不但速度快极,而且全力以赴。不少客人神色顿变,有人小声叫道:「完了。」
  然而,看似体力不支的彪悍青年突然神色大振,喝道:「来得好。」声音未落,一道人影向店外疾飞而去。
  店内客人均是一惊,待看清情形,又是一惊。飞出店去的不是别人,正是主动进攻的蒋成武。那些看好蒋成武的人,此刻是目瞪口呆,他们作梦也没有想到伺机而发全力进攻的蒋三爷会被对方扔出店去。
  被彪悍青年踹出酒楼的王氏兄弟一直在门外观战,尚未离去,原以为蒋三爷可以打败对方,为他们出气。谁知蒋三爷也被对方扔了出来,两人惊得目瞪口呆,面无人色,直到彪悍青年向店外走来,才回过神,急急跑到在地上艰难站起的蒋三爷身旁,惶恐地盯着从店内出来的彪悍青年。
  彪悍青年出店后,未向三人走近,只是不屑地看了一眼,便大步向街道一端走去。
  彪悍青年一出酒楼,楼上楼下顿时炸开了锅,大开眼界的客人纷纷议论开了──
  陈道元亦感慨道:「没想到这青年竟深藏不露,到最后才显示真正实力,方才这招『兔子蹬鹰』简直妙到毫巅。」
  李姓中年道:「蒋三爷如果不被对方迷惑,不急进,不大意,这招应该能够躲避。」
  陈道元点了点头,道:「青年不但功夫了得,心计也不错,如果不这样,这招『兔子蹬鹰』很难得逞。」
  朱姓青年道:「蒋三爷恐怕作梦也没想到今天会遇上克星。」
  右首年轻人道:「蒋三爷恐怕伤得不轻。」
  陈道元说:「看情形明天肯定去不了逍遥宫。弄不好,这一辈子会是废人。」
  朱姓青年道:「看来明天逍遥宫会有场恶战。」
  陈道元道:「青年身手虽然了得,但要与玉面飞狐梁大爷争高下还很难。」
  朱姓青年点头道:「据说梁爷的成名绝技『灵狐十三击』至今尚未全部施展过,一般江湖高手很难接下十击,据说最后那一招『灵狐摘星』如果施展出来,即使身手比他高的对手也很难抵挡。」
  李姓中年感叹道:「他今天如果败了,也许是件好事。」
  右首年轻人点头道:「不错,虽然他今天赢了蒋三爷,但要赢梁大爷还差得远,梁大爷即使不施展成名绝技『灵狐十三击』,他也不是对手。明天他只要败在梁大爷手下,梁大爷肯定会为蒋三爷出气。如果刚才他败了,明天不去逍遥宫,也许还能保住性命。」
  李姓中年摇头道:「明天是梁爷的生日,怎么说,梁爷也不会要他性命。但是,如果瘟神前辈在便很难说了。」
  朱姓青年点头道:「明天是梁爷的生日,瘟神前辈一定会来。只要瘟神前辈来了,他本事再强,即使能赢梁爷,也不一定下得了九嶷山。」
  凌玉龙原想早点用完餐去追彪悍青年。他对彪悍青年一开始便充满好感,通过方才这场风波,心中产生了与对方结识的念头。他自小孤独,十几年来,只认识黄易和吴子纯两人,这次出山,除了为父雪耻以及会一会江湖上的高手名宿验证自己所学之外,希望能交几位意气相投的朋友。彪悍青年率直、豪爽,是个血性汉子,正是自己心仪之人,自然不愿错过机会。
  听到陈道元等人有关瘟神的谈话后,凌玉龙又打消了念头。瘟神究竟是什么人?听他们口气,身手不但在玉面飞狐梁刚之上,而且高出很多,自己要上九嶷山找梁刚雪耻,对这么一个可能出现的强劲对手不能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