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在后宫的日子2-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从小蛮处我得知,娄甄之母亲是洛阳书香门第的才貌双全的大家闺秀。

  难怪,原来是她那才女的母亲给与她聪慧过人的天赋,而身为翰林院修编的父亲培育了非凡才智及出尘秀气。

  她有着大理民族儿女的开朗、洒脱同时又兼涵了中原女儿家的种种如水温柔、蕴韵和多情善感。

  娄甄善于舞文弄墨,喜欢按箫抚琴,还爱花如命,犹其是洛阳牡丹和茶花。

  因此,我经常能从她的身子上闻到一股沁人心肺的花香。这使我常常不断傻傻地怀疑着:在前世,我是否又是一只眷恋她花魄的蜂蝶。

  好可笑吧!每次在自己看着娄甄时,我总会自言自语,浮想翩翩。

  但,这是周瑜与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愿意,也喜欢让自个沉溺于这种患得患失的情绪中……

  每日的校场练兵排阵归来,我踏入门槛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后苑看她。

  看她或在悠然品茗,或在醉心丹青,或在躬身栽花,或在轻奏丝竹或是什么都不干,我只要看着她,就会觉得这所有世俗凡务都可以随之烟销云散了。

  我并不介意,她在花烛之宵对我的拒绝,因为我知道,自己要征服的不是她的身子,而是她的心。

  但,如果我没有看到那幅丹青之前,这个初衷应该不会在朝夕瞬间改变的。

  这日提早归来,我看到娄甄她亭亭身影出现在假山上回风阁的长廊处。走近一看,原来她正手持着一卷画轴痴痴地眺望着远方,在那美若芙蓉般的面上写满让人不易察觉的心事。

  在那一刻我看到了最美丽的娄甄,她额角挂着水晶似的汗滴,迎着夕阳的余辉正笑妍轻颦。

  那双颊酡红,一片款款情深地看着那画卷,剪水的双瞳交织着无限的温柔,我听到她的花蕊般声在轻轻吟唱道:

  “清长夜谁来,拭泪满腮,旧缘该了难了,换满心哀。胭脂泪 ,相留醉 ,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为了不去打扰她,所以我一直都站在假山下面的芭蕉丛,静静地驻足恋栈细顾。

  “小姐!小姐!老爷派府上的人送来一些枯木大师的上好茶花种。小姐!快去呀!小姐!”

  可惜,鲁莽的小蛮却把这番情致给搅乱了。

  在娄甄急冲冲的离开回廊时,她竟然把画卷遗下。好奇驱使我去将画卷拾起来,也让我平淡的生活卷入天翻地覆的变故中。

  原来,在娄甄的画卷之上画着的是一名颇为俊朗男子。

  尽管在画相中并没有绘上人的五官,但,我知道在画中所画的那文流睿智的男子,绝对不是我!

  看着看着,身后一个夹着颤抖的莺音响起,

  “王爷……”

  好书尽在cmfu





  第九卷 绝望征服

  (起点更新时间:2004…5…5 21:30:00  本章字数:2279)

  睿王妃  娄甄:

  “王爷……我…”

  段钧完全不肯将我的片言只语听进,他猛然走近狠狠地吻上了我。

  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一只狂疯的野兽在撕咬着那本来属于它的猎物。段均毫无不怜惜地吮吸着我的唇、舌,他的冲动使我几乎快陷入窒息之中。

  然后,均纵身抱起他的王妃……

  当他把我扔在堆满了柔软被褥的床塌时,我看到在那暴怒的眸子被点燃了一把熊熊的烈火,接着他的吻和其身躯的炽热又排山倒海地向我袭来。

  均湿热的唇贴我的耳坠,辗转的吻着啃着,发泄着它主人的种种不满和妒忌。

  “天啊!不!不要!不!”

  虽然知道可能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的努力,可我依然奋力挣扎着。

  “听着!你给我听着!”

  他的铁臂好象快把我腰勒断了一般,他的唇一寸一寸地征服着我的颈项、胳膊,耳边是他粗重喘息不断地叫嚷道:

  “听着!我想不等了!听着!你是我的!”

  这声音一如生铁在骤间铸成般坚硬,又象寒冰一样令人发冷刺骨,在这宽敞深邃的房间内竟然引起回声。

  从未见过他如斯的震怒,我的抵抗,并不能动撼均的分毫进攻。

  男女悬殊,更何况他本是一位骁勇善战的将军……

  好冷啊!仿佛间,在天旋地转之间,我成一朵正被风吹雨打的牡丹,我的纤弱花瓣及支离枝叶已经开始凋零破碎,只剩下一缕芳魂在滂沱风雨中不停地飘荡着。

  当神志稍稍恢复时,我睁开眼睛也看到了段均在激情过后的面容,它疲惫而痛苦,它憔虑又深沉。

  好痛啊!已经分不清那是身体,还心在痛。

  此种无边的痛楚,正在一点点地将我凌迟着。在已经麻木的痛楚中,我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在此刻中扑进火堆中化成灰烬,但身子却被他强而有力的双臂紧紧地搂着,搂着。

  仿佛他能从我眼神中看透了我的绝望,也不给我有任何轻生的念头。

  他把我牢牢地拥在自己的怀中,慢慢地分开理好我凌乱的头发,身体的裂痛正在不断地蔓延着,在我快晕迷之前,耳边又响了他用很轻很微的声音,喃喃地一遍又一遍说着,

  “甄!请不要离开我!甄!答应我!你是我的!你只是我段均的。你是我的……”

  小蛮告诉我,原来当我自己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的清晨。记得当时,我还以为自己将会长睡不起,可一阵吵杂声又将我从沉沉的迷梦中拉了出来。

  我勉强将眼睛睁开的时候,看到段均他正揪着一个人的衣襟往上提着,可眼看那人已经快双脚离地了。

  “给我听着!你无论如何一定要把王妃救醒!知道吗?一定要救醒她否则提头来见我。”

  想必那被段钧破口大骂着的人,应该是一位大夫。

  旁边围着劝阻的都是段均的副将及军师,他们正努力去平息段均的怒火,但看来无补于事。

  我用力挣扎着动了一下,发觉浑身上下都异常的痛疼。

  “小姐!小姐你终于醒来了!来人啊!王爷!”

  倒是小蛮对我的呼唤,及时化了一场干戈。于是我看到段均终于放下那位大夫,然后大步流星地奔到我的床前。

  他接过小蛮手中的热巾细细地替我擦拭着额头的微汗,但我咬着下唇,别过脸去不愿意与他关切的目光相接。

  “你,你好些了吗?你饿了吗?你的手好冷啊!没事吧?”

  他紧张地皱着眉头,不断轻抚着我冰冷的双手。我不想看到他,真的一点都不想。少顷后,我向他生生地吐出三个字,

  “你出去!”

  听着我说的话,他的手突然停住了,呆了一下然后就冲了出门去。

  “小姐,你不知道,在你昏迷的这两天里,王爷他呀!几乎快发疯了,这全府上上下下都被他弄得真是鸡犬不宁。”

  虽然,不善于言语的小蛮说话经常会张冠李戴,但是,我也绝不怀疑小蛮此话的真实性。

  因为在我知道段钧他真的弄得全府鸡犬不宁的。

  “此话确实毫不为过!”

  道出此言的男子是段钧的军师侗烨。

  恭恭敬敬地向我行过礼后,他看了一眼放在案上根本没有被动的饭菜,就好言相劝了一会儿,不果。

  在侗烨准备抽身离开时,他说了一席颇是意义深远的话,他说,

  “王妃!有一言微臣不知该讲不该讲!但要微臣讲后是王妃您觉不该听的话,那么王妃尽可当微臣没说过罢了!”

  “侗大人啊!你这人可真够奇怪的!人们常说什么‘覆水难收’!这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岂能当没听过呢?”

  小蛮听了侗烨这话,就多嘴插了一句。

  “小蛮!不得无礼!侗大人如有什么话就请讲吧!娄甄愿闻其详!”

  “王妃!不知道您以前曾经听闻过,我们的睿王爷一向无论是进城略地都是所向披靡战无不克的,直至他遇到了你!方才的那一位大夫对我们王爷曾有过救命之恩,他一直被王爷视为上宾的。”

  说着说着,侗烨长叹一声,似乎无限感概接着说,

  “您是他的王妃,是我们王爷看最重的人!微臣请您善待他。否则以王爷的脾性,我们所有人都会永无宁日了!”

  侗军师的话音刚落,不想从后花园就转来“轰”的一声巨响,然后又是接连的一声巨响让桌案上的碗筛也微微震了震。

  我见到侗军师摇了摇头,他不禁叹着气地对门外说,

  “管家!明日请御苑再多送几株树来,这府中到处都给王爷砍得光秃秃的寸草不生。哪像是个王府!”

  数日之后,我的身子开始恢复了元气,我与段钧之间的关系也有所缓和。而那让惨不忍睹的后花园也较之前有所改善了,起码不再是寸草不生了。

  这日,我在青鸾阁看完书,有点儿倦。于是,就到前庭走走疏展一下手脚。不想我才走到中庭就听到一片人声鼎沸。

  好书尽在cmfu





  第十卷 冰释转机

  (起点更新时间:2004…5…6 14:08:00  本章字数:2684)

  副将铁珏裳:

  铁珏裳,这是我的名字。

  与姐姐铁珂裳一样,我们的名字都是美玉的意思。爹爹他就是喜欢各种稀奇古怪的石头,他说我们铁家的铁本来就从这些神奇石头中出来的。

  我自小就爱舞刀弄棍的。我未会走就会了射箭,未会跑就会了骑马。

  与如今贵为太子妃的姐姐相比,爹爹更喜欢的是我,每次爹爹班师归来第一件事就是将年幼的我抱自己的怀中,用他满腮的胡子扎着我的小脸儿。

  然后爹爹骄傲说道,

  “瞧!这丫头才像是我们将门的闺女!”

  爹爹宠着兄长们让着我,在外人眼里,我就是铁家的小公主。

  记得那一日,我刚五岁了。

  姐姐一早就替我准备一件女儿家的新衣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