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在后宫的日子2-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爹爹宠着兄长们让着我,在外人眼里,我就是铁家的小公主。

  记得那一日,我刚五岁了。

  姐姐一早就替我准备一件女儿家的新衣裳:一条藕色的衣裙,一件翠色的小袄儿。

  “我们家珏裳穿上这身新衣裳真像一位小公主!”

  于是,我兴高采烈地穿这一身的新衣裳去找平日里与自己一起玩弄的小伙伴,没想到他们一见我就大声取笑,

  “原来珏裳是个假小子呀!男人婆没人要,明老回去住庙庙!”

  “你们胡说,我不是男人婆!我不要住庙庙!我不是没有人要!”

  接着我哭着嚷着与他们撕打起来,可是我还有小,双拳难得四手而且他们人多势众,不一会儿我被他们按倒在地上。

  “住手!欺负一个女孩家家的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啊!住手!”

  “天啊!那是四皇子!快跑!”

  小伙伴们都停住了手,一哄而散。我爬起来的时候,看到从不远处正走来一位微笑的少年。

  “起来吧!没事了!他们都跑了!”

  “我真的是男人婆吗?将来要庙庙的男人婆吗?呜……呜……”

  少年又笑起来了,他替我将脸上的污垢拭去,

  “怎么会呢?这么好看的娃娃怎么没有人要呢?如果将来珏裳你没有婆家的话,那你当我的王妃吧!”

  “你说话算话?”

  “算!一言九鼎!”

  “不行!我要你那九个鼎子有何用啊?我们拉个勾吧!”

  少年想了一下,然后伸出自己的小尾指说,

  “好!拉勾就拉勾!”

  那日与我拉勾的少年,就是今日的睿亲王段钧。打那时起,我就认定自己将来去当他的王妃了。

  他是那如此的优秀,在我心中所有人在他的面前都会变得黯然失色,连文武双全的侗烨都被他的光辉所遮盖。于是,我总在等着,一天又一天地等着自己长大,等着自己能够成为他王妃的那一天。

  可是,事与愿违……

  她,出现了,倾国倾城的容貌,纤弱腰姿不断往段钧的身边靠着。

  那无辜的眼神,那不在乎一切的淡然,那一切都在不断地扎着我的心,刺着我的眼睛。为什么!段钧为何有了她!

  睿王妃娄甄:

  “钧哥哥!她是谁?为什么珏裳才到南苑守猎了一个月,你便有她!为什么?钧哥你不讲信用啊你!”

  我的前脚方一踏出中庭的门槛,就迎来一双怨怒的眼睛。

  “她叫珏裳,是铁老将军的么女。”

  侗烨笑着从我身边走过来,向我解释着。

  珏裳,一如美玉的华丽锦衣。她真的也人如其名般美丽,英姿勃勃的一身乌金凯甲之下是颜如玉石般精致俊秀的五官,出尘的绝代风华让人在她的光芒中以为看到的是灿烂生机的阳光。

  但在珏裳她娇蛮的口气中,傻子都听得出这里还夹带着冲天的怨怒。

  “她是我的新婚妻子,我的王妃,乃娄大人的千金娄甄!”

  “珏裳才不想知道她是谁!钧哥哥!我珏裳是在问为何有她!钧哥哥!为什么有了她!你打小就答应过娶珏裳的!”

  段钧微笑着走到我的身旁边,一手将我搂近他伟岸身躯,说,

  “珏裳妹妹!那不过是孩童戏言岂可当真!来!来!见过你新过门的嫂嫂吧!”

  “不!不!钧哥哥!你是我的!你是我珏裳的!如果没有了这女人的勾引!你不会如此对珏裳的!不会如此的!钧哥哥你是我的!”

  她一边嚷嚷着一边气得直跺脚,

  “贱女人!你凭什么抢了钧哥哥!”

  珏裳摔开段钧向她伸过来引荐的手,忽然就想一巴掌朝我扇来。然而她想要打我耳光的手在当中被段钧握住,段钧笑容止住了。

  “珏裳!不得对她无礼!”

  段钧话毕便往前一松手,我看到珏裳一下子失势跌坐在地上。

  “珏裳!”

  侗烨立即上前将珏裳掺扶起来,但却被她一手推开然后自己翻身跃起。她用手指着我们二人,杏目圆瞪,她吼着,

  “为了她!钧哥哥!你为了她打我!”

  倒后数步一把将弓取出来。接着还朝着我们引箭满弦,怒火在她眼中烧得快要将一切化成灰烬了。

  “不得无礼!珏裳!”

  段钧伸出他宽大的双臂,挡在我与珏裳之间。

  “钧!钧哥哥!你让开!让开!我要射死这勾引你的贱女人!”

  众位家将与仆人都纷纷将呼吸屏住,他们都被这意不想到的突然所震住了。

  我的心也随着这异常的宁静开始变得沉重了。

  因为父亲曾经对我讲过,但凡是行伍出身的军人,他们每每皆是言出必行,雷利风行的。

  眼前的这珏裳,绝非在装腔作势的。

  “珏裳!放下弓箭!她是我段钧最重要的女人!本王不会允许你伤她毫发的!”

  段钧望着我笑了一笑,接着还俯下身来将我抱起,慢慢地转身旁若无人地往内堂方向走去……

  “啊!啊!”

  在珏裳的暴怒之下,箭离了弦。

  长风灌满了段钧的长袍,他宽大的袖子在风中不断拂动着,替我挡住风挡住了珏裳的飞矢。

  那飞出的箭矢是从段钧右臂擦过,他抱着我的手只是震了一下,再将我抱紧了一些然后继续往前迈出坚实的步了。

  珏裳泪流满面地扔下了弓,撤手痛哭着跑开了。

  回到青鸾阁内段钧将我放下时,我才看到他的手臂淌着血丝,想必可能箭矢从他身边上飞过将他的手臂划伤了的。

  很自然地,我居然自然地走近段均,递了一条布巾,并用自己的绢帕替他轻轻拭去伤口上的血污,为他把患处一一包扎好。

  一边抱扎,一边能感觉到段均炽热的眼神不断地我身上留流着。看着看着,他一下子拥我入怀,把我的手放在他火烫的胸口上,轻轻默颂着: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我怔怔抬头呆望着他,久久无法言语。在那一瞬我的心被怦然地震动了!精于在沙场驰骋的他,竟然读过李商隐的《锦瑟》!

  “苍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我情不自禁地回应着。

  当均也情不自禁地再次吻上我时,小蛮急急地冲了入来

  “王……王爷!小小姐!皇上的圣旨到!”

  好书尽在cmfu





  第十一卷 情陷旧爱

  (起点更新时间:2004…5…6 19:43:00  本章字数:1940)

  睿王妃  娄甄:

  我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心如止水,平静无痕了。

  可当接到被宣入宫贺寿圣旨的时候,我的心情却变得异常复杂,既概叹命运的残酷,同时又只有无奈接受。

  当小蛮为我插上最后一支羊脂玉造的金步摇时,段均已经穿戴整齐地走入青鸾阁中了。他没有催促,只是在一旁边端坐着,望着镜子中的我在微笑。

  段钧了看我良久之后,他才慢慢地走到我身边,痴痴地说,

  “本想早早来替你画眉的。可惜我段钧的王妃天生丽质,她的眉不描而黛。”

  我匆匆地低下头,将唇在朱砂纸上印了印。因为我不敢去正视他的眼睛,更因为我想为自己苍白的脸上润一些颜色。

  一踏入宫门,到处皆是张灯结彩,满目尽是姹紫嫣红。

  那御花园更是争芳斗艳天地:夭夭如桃花,灼灼其华;杏花春雨,沈沈醉红尘;梨云坠粉,飘絮舞迎风。

  还有我之至爱…洛阳牡丹…这母亲家乡的名株。

  在这芳菲处处的花园中,它最是玉笑珠香,最是秀靥国色。

  初初以为在大理,我们娄府的牡丹刹是一绝,其实比此后宫才是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罢了。

  那玉扣色的玛瑙盘儿,嫩黄嫩黄的是御龙,那无瑕玉雪白莹晶,还有此处轻红花蕊的叫玉环醉,贵妃一醉天下动。

  “啊!”

  我差一点叫出声来,原来这御花园还有一株罕见墨紫牡丹绿萼翡翠,它更是牡丹花中价值连城的极品。

  我应接不瑕,一时想起父亲提过他当年与母亲在洛阳的初遇之事,于是便情不自禁念起那一首李白咏牡丹的《清平调》: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花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将句子接下去的并不是父亲,也不是均,或是太子。

  那是一位美丽雍容的少妇,只见她一身隆重华丽的宫装,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得她赫赫非凡的身份…太子妃。

  “小姐!太子妃召见小姐你,无论如何都要自个谨慎小心,切切不可让人家挑出把柄来!”

  小蛮不知道何时有不详的预感,她不断地叮嘱、提醒我。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独自一人来到了东宫的交泰殿。可是越往前走心就越沉重,我不断地扪抚着胸口,希望可以平缓自己一下紧张的情绪。

  这里,并没有富丽堂皇的辉煌,恰恰相反一切都是那简儒质朴的清雅。

  檀香木书橱高高立墙而设,难怪太子如此博学多才;青桧雕刻木质屏风,花梨木的大书案,甚至连紫金炉内点着都是松香木薰,也难怪,此交泰殿的主人他名字也与木有着关联。

  我看着交泰殿的一切一切,觉得这儿仿佛极为熟悉的,因为这里都好象在梦中见过一般。

  此时此景,在温醇酣厚的松木香气中,我瞬感到自己生涩的眼眶里升起一阵温热,触手摸及的却是冰凉的泪。

  走近那巨大书橱前,看着看着,我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幻影太子正持着书卷慢慢地往自己走来。依然是那雍容非凡的微笑,儒气俊朗的翩翩风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