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在后宫的日子2-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朗的翩翩风度。

  那个幻影越来越近,我猛然狠狠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往后退了数步,那不是幻影是他,真的是他那个让我曾经梦魂牵绊男子。

  他凝视着我,我的眸迎着他,

  “莫言!”

  一声莫言!他的这一声莫言,唤起我们那一段已经被尘封了沈园岁月。

  “莫言!莫言你瘦了!”

  他一手慢慢托起我的香腮,一手轻轻地替我拭去眼角的泪印。

  我们相顾两无语,因为此时此地无声胜有声。

  不知过了有多久,太子忽然执起我的手放在他同样也变得消瘦的脸庞上,不断地托着我的手抚弄着自己的冰冷脸。

  泪水也模糊我他二人视线,我听到太子的声音在不断地重复,

  “莫言!莫言告诉松岚!这不是梦!不是梦!这不是啊!”

  尽管,尽管在此时与太子之间的情爱,已经开始翻江倒海,耳际响起母亲昔日的训话,字字句句铿锵有力地撞击着我那颗脆弱的心,

  “作为一名女子,她应该有自已的尊严;作为一名妻子,她应该有一个人坚贞的风骨!”。

  “啊!不!放开我!太子殿下!不!”

  我无奈地用力推开了太子。

  然而,太子急步纵身向前一步搂我入怀,将我搂得更紧了!他把我的头贴在自己那火烫的胸前,我听到他在无比痛苦地呻吟着,

  “莫言!莫言你听听!听听它又在跳了。莫言知道吗?自你离开之日,我的心已经死了,此生它永远只为你而活下去!”

  我听到了他那剧动而又澎湃的心跳,而自己的心也强烈地与其共鸣着。

  忽然,段钧绝望暴戾的情神在我的眼前一晃,那一如骤来的风霜雨雪,我顿觉全身一下冰冷无比。

  突然,宫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别无选择,我转头冲出东宫。

  好书尽在cmfu





  第十二卷 先下手为强

  (起点更新时间:2004…5…6 22:57:00  本章字数:1654)

  皇贵妃  琅瑾:

  一只五颜六色的树蜘蛛,它在梧桐树上十分勤劳地编织着,为了生存,它不得不如此张罗。

  瞧!不一会儿便有猎物自投罗网而来了。

  那树蜘蛛马上利索地爬过去用自己的银丝一层又一层的将其死死缠绕住,直至猎物窒息于丝茧中。

  看着树蜘蛛这一场精彩的捕杀,我释然的展开了如花笑妍,人常道:戏如人生,而我正等着一场快落幕的好戏。

  ……

  段帝的寿辰在即,此日我自独一人来到御花园。

  “儿臣见过贵妃娘娘。”

  而来者正是太子妃铁珂裳。她不来犹自可,一来就问了我一个极滑稽的问题:

  如何成为松儿最宠爱的女人?

  在那一刻,我想起了梧桐树上的那一只蜘蛛用来捕捉猎物而张罗的网。

  “你喜欢牡丹吗?”

  我的反问,让她听后有点愕然。

  ……

  看着她心满意足得象如获至宝一般离开时,我从心底去鄙视这铁姓的女子,如此资质如何能去统领六宫呢?

  连自己的对手如何都不了解,岂可百战百胜?

  在玄武殿的寿宴上,文武群臣都陷入一股疯狂的喜悦中,当然包括众星捧月的段帝。我侧目看着离自己咫尺之遥的他,段帝今年虽然只有五十岁,由于长期的酗酒和烦重的国事、及日积月累的忧郁加上岁月摧人老,段帝现已经开始龙钟老态。

  相较于还是风华绝代的我,他我之间成了一个强烈的反差。

  “圣上!怎么不见松儿?”

  我悄然地在他的耳边细声问道。

  此时天际忽然“隆”的一声,朵朵灿烂的礼花绽放在空中,接着戏楼台上的锣鼓开始喧闹起来,因为戏就要上演了。

  突然,宫外一个晴天霹雳,大家都习以为常,在夏天总少不了骤来的雷雨。

  但在宴中只有一个人,他的脸色慢慢地随着那幻变的天色渐渐地暗淡下去,而这个人就是段帝。

  我看到他曾经趁着举杯同贺之际,用自己之余光扫视了整个玄武殿去觅娄甄的身影。结果,当然也是失望的。

  扶着佯装诈醉的段帝,我与他一同步出了人声吵杂的玄武殿。

  未赶到东宫交泰殿,段帝就气喘斗牛,步履浮动。

  “不可如此!即使是宿命,朕也要去阻止!”

  段帝固执的耳语被这暴雨前夕的雷声,覆盖得无影无踪。

  离东宫只数步时,我们看到一个美丽的倩影从太子的交泰殿中奔出来,无用置疑,瞎子都看得出那就是段钧的王妃娄甄。

  狼狈和紧张让她竟然忘记了种种宫中的礼数,落荒而逃。

  松岚,他在殿门前躬身跪迎了他的父皇与母妃。

  皇儿的面容并没有因为之前曾经的激动而苍白,而是充溢着少见的血色,在那平日冷傲的眉宇间多了几分形迹可察的柔情。段帝与我平静地步入了交泰殿的正堂,我仿佛不经意的关心,

  “皇儿方才是否不悉?为何迟迟未到玄武殿饮宴欢庆?”

  “回禀母妃!皇儿方才是稍有不适,皇儿现已经不恙了。”

  段帝首先沉不住气了,他盛怒着拍案而起,

  “娄甄!娄甄方才是否到过交泰殿!”

  这一问,令松儿骤然红了脸了,他迎着他父皇的尖锐的逼视,

  “皇儿回禀父皇!确实如此。”

  在松岚的平静声音中让人听不到没有退缩的意思,父子二人就在这异常的安静中对峙着……

  “畜生啊!畜生!她可是你至爱皇弟的妻房!”

  本来,戏可以刀光剑影地唱下去,所有事情都可以依照我的运筹继续下去。

  可是,事情总不如人意。

  在段帝提到段钧这是松岚心底深处最软弱的部分。一下子,猎物破坏了我全部罗网的丝索,也击垮了刚刚还是理直气壮的松儿。

  “啊!”

  松岚失态大叫一声,他冲出了东宫,消失在滂沱的大雨中。

  面对着这突然的变故,我没有乱。为何要乱呢?这本就是我想要的乱,如今正中我的下怀了。

  “圣上,臣妾以为唯今之计只有……”

  将计就计,我暗渡陈仓继续着蓄谋已久的计划。段帝岂会不知道,他已经一步一步地跌进了自己布的陷阱中去了。

  “来人!传承旨官!”

  好书尽在cmfu





  第十三卷 王妃出走

  (起点更新时间:2004…5…8 10:01:00  本章字数:2561)

  睿亲王  段均:

  小蛮告知我,娄甄她偶感不适先回王府时,我正与铁家兄弟痛饮。

  他们在积极地当说客,并大力地游说我娶他们的妹妹珏裳做我的侧室妃子。对于那古灵精怪的刚烈丫头,我认为除了避之则吉实在别无其他的好建议。

  但是铁家兄弟他们有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理由:

  王爷你立一个侧妃,好让王妃别不知天高地厚地以为她才是你的唯一,让她更在乎王爷。

  但是,这样的话,她真的会在乎我吗?

  她会吗?她真的会?其实答案一早已经在我的心底:她不会的。

  她总是那么冷冰冰的,她看我眼神总是那么空洞。

  在许多的时候,她的目光好象总是在放在远方,那是一种飘缈的陌生,又是淡然一切的疏离。当她把余光投我身上,仿佛不能在过中找到一点儿温度,孤寂的浓雾长年地把她包置在内。

  然而,我总在此时不顾一切地将她搂着,因为我害怕,害怕可能下一刻,她就会消失就会弃我而去。

  没想到侗烨真的一语成畿,他说,

  “我们的睿王爷一向都是所向披靡的,直到他遇到了王妃!”

  她的心是固若金汤的城池,但是即使一人当关万夫莫及的雄关也总有被人攻占之日,而她的心呢?

  一想到此我禁不住苦笑起来,到底怎样才可以占领她的心,到底如何才可以令她真实地向我展开那倾国倾城的笑妍。

  对,只为了我一个人的笑妍,不知道将要继续等待多久。因为人间冷暖,只有那更胜牡丹的笑容,才是我生命中最珍贵的瑰宝。

  恼人的侗烨,他经常在身边嘲弄,

  “哎!天长地久有尽时啊!”

  是啊!天长地久也有尽的时候……但,她的心,这一场无休无止的战争,是我势在必得的战役,即使是穷尽时间,我也会无倦夫悔的等待下去的。

  接父皇圣旨时,我真的十分为难。

  因为那炎凉的边关不比大理的四季如春,可娄甄是那么矜贵的牡丹啊!

  她可以在国境的边垂傲寒而开吗?可侗烨却说:

  “王爷!您错了!王爷太低估王妃了!但问题是在于王妃她是否愿意随你一同前往呢?”

  于是,我怀着不安的心情回到王府。

  在青鸾阁的暖炕上,她秀发半湿地披在那瘦弱的肩上,她自己整个身子裹在一件雪白的锦貂毛裘披风里面。但是她的唇还是青紫色的,浑身依然在哆索。

  天啊!她竟然是冒雨独自一人回府的。

  我急步走近,然后脱靴上炕,紧紧地将这受寒的女子搂入怀内,不能再让冷意去侵袭她了。

  终于,看着血色重新回到那秀丽的容颜时,我才舒了一口气。接着我吞吞吐吐的犹豫地对她说,

  “甄儿,我,我方才接到圣旨。父皇要我离开大理,回到边关治理西域。我,我想,我不知道……”

  面对着我的支吾其语,她却道了一句出人意表的话,

  “王爷,带娄甄走!带我远远地离开大理好吗?到哪都行!我跟王爷去!”

  我定定地看着自己的王妃,仿如看着一位陌路人一般。

  真的吗?这是真的吗?她真的愿意跟着我离开大理,离开这锦秀春城。不断地我不断地,我在她古怪的神情中发掘着方才之言的真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