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在后宫的日子2-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定定地看着自己的王妃,仿如看着一位陌路人一般。

  真的吗?这是真的吗?她真的愿意跟着我离开大理,离开这锦秀春城。不断地我不断地,我在她古怪的神情中发掘着方才之言的真实。

  我一把握住她的手,放在唇上重重地吻着,

  “谢谢你!今生今世沧海桑田,我段钧永不负娄甄!我会对你好一辈……”

  算了!不论她这过中的初衷如何,不论她的原委怎样,只有她在我旁边已经足够。

  白云苍狗,世事难料。

  不要他日会有哪般变故,只要有她相伴,即使被打入永不超生的阿鼻地狱又何不可呢?

  “均哥哥!这是行军打仗的!她来凑哪门子的热闹啊?”

  珏裳她的口气刁蛮还夹杂着明显怨怒,还出手不是伤人,而是一下子牵住我的手故意在娄甄面前摇来摇去。

  哎!这个难缠的小丫头,真叫人头痛。

  “哎!红颜债呀!红颜债惹了难还!头痛!真是头痛!”

  侗烨,这所谓的患难知已没有拔刀相助坐视不理就算了,还跑来掺一脚煽风点火难道唯恐天下不乱似的。

  “她是我王妃。当然会随我去了!”

  说完,我挣脱开珏裳的小手,转过身帮娄甄扣好披风的颈扣子,“快到雪山了,小心受寒了。”

  有时实际的举动能抵得上千言万语表达。

  “均哥哥!”

  珏裳这个铁家的小公主从来没有被忽视,更何况她的烈火般的性子。

  我连忙数目示意在一旁边隔岸观火的侗烨前来,我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如若再不来替本王解围,就提头面我!

  “珏裳小姐!铁将军!您就不要再妨碍王爷与王妃他们了!人家就是夫妻恩爱嘛!”

  接着侗烨就果真乖乖横在我们面前,替我解围了。

  “珏裳小姐!您也实在太忍心了!经常熟视无睹末将侗烨对小姐您的仰慕,那是真如丽江之水韬韬不尽啊!”

  “侗参将,可珏裳对侗参将你是厌恶之极,快闪开!钧哥哥!”

  “珏裳小姐!您又何出此言啊!此真痛杀侗某!”

  这侗烨,确实有能言善辨之才,这真是一物降一物,只有他才是珏裳的克星。

  “钧哥哥!侗参将!侗烨你是让开啊!”

  看着珏裳与侗烨二人在如一对小冤家般在斗觜,娄甄她居然也禁不住轻颦浅笑了。可她这一笑不打紧,但此举却惹怒了珏裳。

  只见珏裳她拉开侗烨,然后一个箭步冲到我们面前,

  “你笑什么!今日你便即管笑去吧!均哥哥他是我要定的男人,总有一天珏裳一定会把他从你手中抢过来的!”

  此时此刻,我更在意的是她面上的反应。然而,依旧的是那从容的淡然,找不到一丝丝的愠怒。

  “王爷!天亮的时分,小姐,小姐她是一人出去的,她硬是不让奴婢跟着,至今未归。这,这如何是好呀!王爷!”

  望着布满铅色的天际,那是暴风雪来临前夕的征兆,也一如我此时的脸色。那小蛮喋喋不休的自言自语更我感到异常心烦。

  “钧哥哥!钧哥哥!此时万万不能轻举妄动啊!今个儿探子来报,西寇一部分人马他们正在蠢蠢欲动向雪山方向移徒!这万一……”

  珏裳死死地勒住我坐骑飞鸾的疆绳,硬是不肯松手!此刻连一旁的侗烨,也无奈点点头。

  “放手!”

  我一鞭子抽在珏裳嫩白的手背上,我的粗暴令她惊呆了。但,在这个时候,一切皆已经不容我细瑕了。

  我使劲地鞭策着飞鸾,马不蹄地奔驰上了追寻娄甄的路上……

  好书尽在cmfu





  第十四卷 生死雪岭

  (起点更新时间:2004…5…8 21:05:00  本章字数:2871)

  

  睿王妃  娄甄:

  “王妃,你在想什么?”

  不知不觉,他端祥我许久了。这是他第一次穿着盔甲出现在我的眼前。

  那是一身熠熠生辉的雪白镂金甲胄,袖口是镶银的乌金滚边,缠腰的玉带上也嵌着数硕大浑圆的黑玉玛瑙石,头戴镶了翡翠的紫金盔还垂着几缕银色的流苏儿。

  连他的坐骑,那也是一匹四蹄踏雪的血汗乌驹宝马。

  他该是如此装扮的,再也没有比这更适合他的了!他高大的身形、勇猛的气势,又兼着王者的霸度,与太子的文采睿智,又是另一个鲜明的反差。

  不行!为什么我又在作茧自受!

  看着段钧那温暖而单纯的笑容,轻轻垂下了头,我无语,因为那只会让我觉得陡添自己的罪孽。

  途中不断飞过南归的大雁,它们或人字或一行地展翅振飞着。大雁呜呜的鸣声撕裂了万里无云的天际,风掠过路树,纷纷飘起的花絮,一如碎梦的流年。

  看着渐渐远去的大理皇城,那是我成长的故里,那有我及最初最铭心的情爱,我的心也像舞风的飞花一片一片地开始离落。

  然后,一阵剧烈的心痛骤袭而来,一滴又一滴热泪落下粉身碎骨,化作冰凝了雪……

  此时,钧,飞身下马上车,

  “我段钧没有什么奢望,只求你可以快乐。即使今生今世无法得到你的情爱,但我也不在乎了。”

  说着说着,他更把我冰冷的手一下捂到自己的火烫的怀中。

  “因为在上世态炎凉的人间,只有你,只有你倾国倾城的笑妍,才是段钧生命中最重要的珍宝!”

  在王府中或许很多人会认为我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可是,我根本不介意他们的看法,因为我冷落段钧这是事实。

  但,我知道,那溢动不已的心跳和沸腾不息的血脉,让我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我的血不是冷的。

  只是……

  面对着段钧的款款深情,我并不是无动于衷的。

  常言道,“人欺心不欺”。

  我本是可以对段钧假意迎合,但我做不到,因为我知道那却是对他更深的伤害,也是对自己心的背叛。

  所以我总是以残忍的冰冷去掩蔽自己每次的感动,我在希望会一天段钧可以淡释了对我的情有独钟,移情他人,那对彼此最好的结局。

  当第一次看到美丽的珏裳时,我方才觉得,段钧他应该配这样的女子,那是一种英姿飒爽俊秀,不正是一个征战四方的王爷需要的贤内助吗?

  “你笑什么!均哥哥是我要定的男人,总有一天我会把他抢过来的!”

  我的心在这一刻突然抽了一下,这不是我期盼已久的结局吗?不是吗?为何我的心会有涟漪?

  这是一个无以伦比的草原,阳光如碎叶遍地在平地里追逐着风;那多得唤不出名字的野花,开得那么绚烂仿佛是夜里星星一样在碧茵绿毡上眨着晕睡的星星;清澈透底的碧湖上升起薄薄的雾霁正在悠悠地翩然起舞,隔湖眺望远处是一座座银装素裹的雪山。

  经历了数十天的拔涉,前进的队伍终于在驿城驻塞。

  我厌倦了那时时刻刻包围着自己,已经无法辩别真伪的情绪中快要窒息时,我不带一人,单人匹马出城找到这世外桃源。

  一个人空守着此处绝美的风景,没有寂寞,只有平静,好象找了真实的归宿。

  我愿意永世在此,流连着这人间天堂,良久良久之后,我依依不舍地才离开。

  因为无情的我已经伤他甚深,不想,让我无意的出走给段钧带来侮辱的闲言碎语,除非直至某一天,他要弃我而去……

  “还我的均哥哥!贱女人!”

  当我回到城里的驿馆时,已经漫天飞雪,寒气瞬袭。

  暴怒的珏裳狠狠地揪住我胸前的衣襟,她痛哭着谩骂着告诉我一个极为残酷的事实。我几乎无法相信去这意外的突变,当我望向侗参将和小蛮的候时,他们二人也同样都投来痛苦的肯定。

  忽然间,顿时天眩地转,但我并没有就此倒下。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它正支撑着我不能倒下去。

  看着在场意志消沉的将士,看着悲痛欲绝的珏裳,看着六神无主的侗烨,我知道,娄甄你不能这个生死存亡的时刻倒下去啊!娄甄你不能……

  “侗将军,请将地图取来!”

  用力拔开珏裳她揪着我衣袂的双手,我出人意表的冷静让众人在瞬间停止了消沉的情绪。

  “我记得在归来的途中,我好象曾经路过一个山谷的。”

  侗烨及一众的将领依旧是陷在迷雾中,更准确地说他们是难以置信我的出其不意的冷静与果断。

  “来人呀!传探子,即刻报告来寇现今的行踪!”

  我一边不断地克服着自己内心的惊涛,一边努力地去回忆家父教导过的孙子

  ‘待天以困之,用以诱之,往蹇来返’。

  这是《孙子兵法。虚实篇》中的精粹之要。

  “报……报……报敌军现已经越过北边的雪山正往驿城突进,末将等驿城在高梢台上看到王爷距他们敌军的先头部队不足三里!”

  “嗯!够了!只须要两里那就已经足够了!”

  听完探子的回报,我已经成竹在胸了。

  “贱女人!你在胡说些什么!你疯了难道你真的疯了吗?”

  珏裳不再哭了,她利声地号令道,

  “我们不能再去理会这个疯女人了!唯今之计,应该马上出城救回钧哥哥,十万火急救人如火!郭副将,侗参将!传我将令……”

  看着珏裳不顾一切的嚷着,我更是五内俱焚。

  “咚”的一声,面对着珏裳我一下子跪在她跟前,刹时之前还是一声喧闹的帅营出现几乎能听到针落的安静。

  接着,我用坚定不容置疑的话吻对珏裳及在场所有将领说,

  “时间已经不容你我争吵不休了!请大家听娄甄一言!正如铁将军所言十万火急!如今出城营救王爷已经来不及了,可能我们赶到之时王爷已经惨遭不测了。而迎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