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在后宫的日子2-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丫以獠徊饬恕6游颐侵换岜煌幌芯挠嫱椿鳎≈钗磺胨嫖依矗 

  我把大家引到地图前面,指着图中的一个细小的黑点儿继续说道,

  “这!诸位再看这!此处是离王爷不足八里处有一处两面山势峭峻的山谷。只要我们尽快赶至山谷,在山谷的两面山头埋下伏军。然后我方再调集百步穿杨的弓箭手,如此即可一击即中!救回王爷易如反掌!”

  我一口气将心底的计划和盘托出,侗烨急步上前把我扶起。我看到,在他那焦急的面容泛起了喜悦的泪光,

  “王妃智勇超群!我侗烨甘拜下风!”

  接着侗烨在我跟前,单膝跪下,双手握权一恭说道,

  “侗某赞成王妃之良策!”

  很快,这支持的声音变成了燎原之火!

  在这些声音中,我与珏裳的目光相接了一下。虽然她依旧倔强地扁着嘴,但是她还朝着我点了点头……

  我们成功地将段钧救回来的时候,他已经背部中箭负伤,伏着马儿归来的。

  当驿城的大门缓缓地朝我们开启的时候,我听到全城百姓和将士的欢呼。在那惊天动的欢呼声中,段钧慢慢地从伤痛中苏醒过来。

  “我,我们,我们是不是终于回来了!”

  激动让他的眼睛镶满晶莹的泪珠,他吃力地向我展现了一个暧阳般的微笑,倾听他低沉沙哑的泣音,我,笑了。

  在此刻他却呆住了。这是,我第一次,第一次对他的笑。笑化去了他眉睫的冰霜,消去了弥漫在空气中的寒意。

  好书尽在cmfu





  第十六卷 太子宫变

  (起点更新时间:2004…5…10 19:09:00  本章字数:1986)

  段帝  段松岚:

  “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玉阶之下,群臣正向我俯首高呼吾王。

  “吾王!”

  对这个新的称谓,我虽然有点无所适从。毕竟人对所有新事物的接受是需要一定时间的,更何况此事出那么突然。

  “父皇!这是澜沧王派人送来的降表!请父皇过目!”

  “哈!哈!哈!做得好!松岚此番你不费一兵一卒就让澜沧的姬氏,向我南昭臣服!松岚吾儿真是功不可没啊!”

  父皇欣然地接过我递过去的降表,然后再以他熟悉赞赏的目光投向我。父皇的手再次搭在我的肩,他对我的信任每次都不会落空的。

  但是此次真正失望的人,其实,就是我。

  在过去的岁月里,我已经习惯许多事情了。我习惯于父皇的偏爱,习惯于不费吹灰之力去得到一些自己想要的东西,习惯于高高在上无人出其左的位置,习惯……

  正如母妃口中的权势一样,权势不是一样好东西。

  可没有它,寸步难行,一无事是!我连自己最钟爱的女子也无法得到,我还算是什么储君,还算一个男人吗?

  在父皇与母妃心中,我只要做一个能够无惊无险接着皇室权杖的儿子即可了,其他横生的支节就无须去理会了。

  他们二老需要的是一个听听话话、顺从的儿子,那怕是一个傀儡又何妨?

  本来,我是可以继续忍耐下去的,但,她娄甄,我的莫言出现了。是她让我知道自己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再是一个傀儡。

  可是一切就似一段注定宿命,它仿佛是一个轮转的盘谁亦无法左右其的继续。记得有一句老话好象是这样说的,

  “人在江湖人不由己。”

  父皇!这不能怪我,真的不能怪我!要怪就只能怪你我的父皇!怪你自小就偏宠我,就任着我让我得到想要的一切。

  怪父皇你将莫言许给了皇弟,怪你把兵权分片分让钧声威一日千里,怪你在我最意气风发的时候才让我不断倍尝失去的滋味。

  其实,姬氏臣服是假的。

  这世上从来就没守株侍兔的故事,因为它本就是人们虚幻出来的寓言。

  澜沧国暗地里与我缔盟才是真的,姬氏会趁着父皇亲自去澜沧受降时让我成尽快地成为下一任大理南昭帝,而我的诚意就替姬氏的摄政王夺嫡。

  正如父皇教与的道理一样,这世道是公平的。

  谁也不能欠了谁!谁也甭想欠了谁!如果那是段松岚我的东西,谁也休想可以染指,算是父皇休想!休想……

  “姬梵在此预祝太子殿下……错了!该是段氏与姬氏的明主横空出世,世世交好才对!”

  姬梵向我递来一斛佳酿,一饮而尽,

  “松岚不想说太多,我只想要回一些属于我的东西罢了!”

  ……

  皇贵妃  琅瑾:

  澜沧的摄政王姬梵,他与松岚之间的盟缔还是我的一手操纵的好戏吧!

  世上的万物是就不断的变化组成的,这后宫的风云也不例外。可例外的是这段氏宫的好戏总永远我的拿手好戏没有意外的例外,没有……

  我说过,在我的眼中松岚永远是个孩子,确确如此。

  只是稍稍出一记激将法,然后在他以为自己孤立无援的时候,让姬梵这个我多年暗藏已久的棋子粉墨登场。听!戏就是这样不动声色开锣了,在这个畜谋以久的台子上面正等着各位主角上演刀光剑影。

  段帝他向来好大喜功,而那处处争风不逊的铁皇后又岂会错过这等好事?那就让他们在黄泉路上结伴再为同命鸳鸯吧!

  “瑾妃,你真的不与朕一同前往澜沧国受降吗?这举国的荣耀,朕也想有爱妃你在一旁分甘同味!”

  “圣上的怜宠!臣妾虽万死不能报其一。臣妾虽天生愚昧,但入宫多年也未至于不识大体。”

  哼!对不起段帝,那是一条荆棘遍布的不归路,怒琅瑾难以陪你上这刀山入此火海了。那你安心地与铁后上路去吧!琅瑾就不远送了。

  “路途遥远,圣上自是要多加珍重。臣妾在此等着圣上早日归来!”

  是的!段帝你放心上路吧!臣妾会等着的,只不过等是你段帝的灵柩早日归来罢了……

  目送着段帝的圣驾,浩浩荡荡地朝澜沧开赴。此时此刻,我的心情无比激动!苦海无边,我终于守得云开见明月了,不再为朝不保夕而担惊受怕了,又岂能不激动不高兴呢?

  但是,白马过隙,世事难料……

  说时迟那时快,突然间从我身后跃出一匹疾蹄而奔的快马一路直追着段帝的车驾而去。随着飞快的马蹄扬未落地的尘埃,我的精心经营的心血打了水瓢。

  可惜啊!可惜这一场难得的好戏正要风起云涌,就急不可待地降下帷幕了。

  “娘娘!这……”

  蕊初有点按耐不住了,她正欲为我惋惜时,我马上举起了手。

  “不必多言!快随本宫上前接圣驾!”

  因为我是琅瑾。无论何时何地,我琅瑾都是这段氏最贤淑,最善解人意的后宫第一夫人,所以我必须有这第一夫人的样子!

  既然求人不得,就让我亲自上场去演这一场惊天动地的好戏吧!

  好书尽在cmfu





  第十七卷 寸草不留

  (起点更新时间:2004…5…11 8:44:00  本章字数:1285)

  段锋帝:

  作为一位父皇,最欣慰事就莫过于看到自己的孩儿青出蓝胜于蓝。松岚借着澜沧的姬氏皇族内拱,就趁机拉拢澜沧的摄政王姬梵向大理臣服。

  用计者最难得就是攻心,他不费一兵一卒就为大理解决边境上的澜沧这一个隐患,我这个当父亲的人又岂不高兴不为其骄傲呢?

  所以连数日来我都高兴得拢不上眼睛,大理的一切终于可以安心传到松岚的手上了。第二日的早朝我就向群臣宣布,以后由太子负责替我批阅奏折。

  吉日,我率师出城到澜沧受降表接国玺。牵着马儿,我们父子二人单独走了很久的一段路。

  “父皇!此去澜沧路途遥远,父皇且须多加保重龙体!”

  “朕知晓了!皇儿亦然啊!”

  话说回来,因为对松岚格外的偏爱,打他自出娘胎以来我们父子就未曾有过分离。如今出远门真有一些依依难舍的。

  我搭着松岚坚实的肩膀,不禁概叹光阴飞逝。想着他以前不过手抱一般大,如今已经比我还要伟岸。

  “皇儿!朕此番远行要须过上一些时日才归来的,如果有何难处进可向几位叔王及老臣子们请教!但也不可不防他们,知人口面不知心。”

  “儿臣瑾听父皇的教诲!”

  “倘若真有乱臣贼子要犯上作乱的话,你即可随时调动皇城的守备军再飞鸽传书与我或你皇弟。守备军的兵力和粮草足以应负到援兵赶到的时候。”

  就要作别之时,我忽然想到一件事,马上止步回头望着松岚良久,道,

  “皇儿切记!”

  “父皇何事!皇儿在受教!”

  “皇儿切勿过于操劳国事了,皇儿你的身子骨比较单薄。若是夜里批阅奏折时切记要多披一件单衣,不要着凉了!”

  松岚的眼眶忽地红了,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问道,

  “皇儿啊!父皇是不是老了!不过是出一趟远门罢了就唠叨个不停,就像一个老娘们在喋喋不休!父皇老矣!”

  “不!父皇不老!永远不老!父皇……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身后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追来之人竟然是松岚,我的心底顿时升起一阵疑团。他在我跟前跪下,双手高举着一份加急的禀报。

  “父皇!父皇!父皇容禀!方才在澜沧的探子来报,姬氏臣服是虚,诈降才为实。澜沧已经一早在国境之垂设下重兵,等到父皇自投罗网……”

  我的心仿佛被人狠狠地剜了一刀,紧紧盯着松岚的脸。虽然他面不惊气不喘的,但是在那白晰的额前我发现一些不易为人察觉细汗。

  “这探报来得太迟了,否则几乎酿成大错!”

  皇儿,我的皇儿,并不是这探报来得太迟了,而是皇儿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